大汉太祖赵进研究(3)(第1/2页)大明武夫

    这次真正的危机不管从任何意义来说,都不过是寻常的战斗,无论华夏世界还是其他地区的各位帝王,从起家时起,经历过艰苦卓绝的死斗,经历过九死一生的危险,比起赵进遭受的这次来,都要艰辛许多。

    在这次伏击战中,赵进第一次显露了超人的勇气和武力,他们几个人面对百余名亡命悍匪,以少胜多。

    帝王少年时的神异表现,我们都已经看得太多,可这次徐州城外的战斗却不是虚构,无论官方或是民间,都有足够的记录作为铁证,要知道,那时候的地方政府和文人们还不需要讨好赵进。

    附近发生的谷地现在已经有了很风光的名字“升龙谷”,也是富贵闲人们初到徐州必去的所在。

    升龙谷伏击战在研究者看来,除了证明赵进的确有帝王潜质之外,另外就是对赵进心理有了一个影响,这个影响对大汉帝国建立和巩固微乎其微,但对于大汉帝国的所有功臣来说却是福音。

    帝王登基后清洗功臣,已经成了权力游戏的常见玩法,在明太祖朱元璋这里更是到达了极致,对这种做法,尽管明里暗里都有各种诟病讥刺,但了解政治的人们也认为这种做法是必须的。

    在大汉开过的功勋之臣中,无论是武将首席陈昇,还是文官首席王兆靖,以及下面负责方方面面的元老重臣们,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且在大汉帝国稳固下来之后,都通过各种场合表达了自己离开权力中心,退隐安享富贵的心愿。

    无论古今,无论东方或是西方,这种主动求退也是权力游戏的常见玩法,身为上位者的赵进理应顺水推舟,对内对外都营造出一种和和气气,皆大欢喜的局面,但凡是提出这种心愿的重臣们都遭到了严厉的申斥。

    当赵进做出这个表态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是华夏官面上常见的礼节,当申斥一次比一次严厉,并且有具体措施实行的情况下,大家才意识到赵进这么做是真的。

    这样的做法又引起了另一种担心,纵观世界,不仅华夏本身,过份宠信功臣近臣会导致权力失衡,会导致被信任的人和家族无节制的滥用权力,会动摇国家的根基,甚至会让国家灭亡,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有种种先例可循。

    不过现实让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赵进依旧保持着对伙伴和亲信们的信任,但并不是毫无节制的宠溺和放纵,当任何人犯了错误,都会按照规则给予惩罚,这个惩罚既不会他们和太祖皇帝的关系而过重株连,也不会因为和太祖皇帝的关系而高举轻放。

    按照规则办事,严格按照规则办事,是大汉帝国和从前任何一个华夏王朝的不同,但即便如此,从这种按照“规则”本身,依旧能看出赵进对他伙伴们的情谊和关心,即便这种兄弟情义仅仅保持在这一代,越是下一代就越趋向于传统的君臣关系。

    “情义”“关心”这种充满温情的词汇本不该出现在一位帝王身上,尤其是赵进这种白手起家的初代帝王,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状况,我们只能把原因归结为“升龙谷伏击战”其心理的影响。

    回到赵进做事的方法和节奏上,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赵进走出的前几步并不是太过稀奇,在明帝国的广大国土上,不止一个人做到了这一点,但这些人或者成为盘剥地方的恶霸,或者成为具有半官方身份的士绅,为自己和家族赚取钱财和土地,追求权势和享乐或者声名,他们的目标大都集中在家乡,一府已经是最大的极限。

    赵进完全不同,他从始至终都在谋求实力的增长,谋求让他那个团体从各方面变得更强,无论是军事上,组织上或是经济上,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甚至在思想和文明上也作出了同样的要求。

    在这种谋求增长不断变强的过程中,赵进击败歼灭了一个个被认为和他类似的敌人。

    这些敌人来源组成各不相同,有徐州地下社会的暴徒,有形同政权的宗教组织,有合的,也有非法的,还有把持经济利益的商会以及行会,在这样那样的民间武装中,明帝国政府和军方的影子在其中若隐若现。

    随着一次次胜利,赵进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从古至今,无数人在一次次胜利中,在不断增加的财富和声望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退出阅读模式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