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3章 名正言顺的胜利(第1/2页)大明武夫

    当看到德川家光和春日局一起倒在血泊当中之后,土井利胜终于松了口气。

    他今天既然跑过来跟德川家光摊牌,那就是一定要看到将军大人死去才会离开,跪在地上请求,只是多少表示一个诚意,体谅一下多年的主从情分而已,如果德川家光一直不懂事,不肯自杀的话,那他也只好为将军大人代劳一下了。

    好在德川家光确实已经深明大义了,或者说他确实已经绝望到极点了,他没有再做无谓的抵抗,没有做出继续让德川家蒙羞的举动,而是选择直接自尽,满足土井利胜和其他人的期待。

    土井利胜慢慢地走到那一片血泊的面前,地上染满了两个人血迹,一大滩猩红色的液体让人触目惊心,气味更加是十分难闻,不过土井利胜并没有介意,而是小心地避开了血迹,走到了德川家光的面前。

    在用刀刺入腹部之后,德川家光忍耐不住疼痛,让春日局给他介错,而春日局虽然执行了他的命令,不过因为她毕竟是女性力气小,所以虽然使用了利刃,但却没有完全把德川家光的头颅从脖子上斩断,只是留下了一个可怕的伤口,还有一些骨肉连在脖子上,着实有些骇人。

    好在这样的伤势足以致命,德川家光现在已经断气了,不用再忍受多少艰难的痛苦,他现在头歪垂到一边,眼睛则睁开着,无神地看着虚空,里面满是痛苦和绝望。

    从这一刻起,他再也不需要为任何事情烦扰不安了,更加不需要为任何事情担惊受怕了。

    将军大人,对不住了。土井利胜以并没有多少歉疚的态度默默暗念了这句话,然后无视了腹部中刀仍旧正在地上微微抽搐着的春日局,直接挥了挥手,命令手下过来斩下德川家光的首级。

    而在斩下德川家光首级之后,土井利胜还是没有闲着,他不停地下达命令,催促着自己的心腹们继续在江户城和大奥当中清洗同时维持各处秩序,然后派人拿着德川家光的首级出城去迎大汉军队的统帅。

    当幕府使者来到大汉军队的阵前时,大汉军队已经打到了江户城下了,他们已经能够看到远处顾影绰绰的民居。在德川家转封关东并且将江户当成了大本营之后,经过了三代将军数十年的经营,江户已经是一座罕见的大城,范围远远超过了刚刚建立的时候,所以民居密布,街道纵横——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听到大汉军队威胁到江户的水源和水运时幕府才会这么惊恐,因为这么多人口需要维持实在要花很大的力气。

    在多摩川之战打赢了之后,大汉军队士气如虹,通过一系列的追击完全击溃了德川家光带来迎击的幕府军队,然后他们稍事歇息就直接向江户进攻,打算一鼓作气拿下这座城市。

    不过,原本准备再最后大打一仗的大汉军队,在使者来到了之后略带惋惜地放弃了这个愿望,不过赵松倒是很高兴,因为虽然幕府军队已经被打垮,但是江户城如果再拼死抵抗的话,他的部下不可避免地会再出现一些伤亡,现在他们能够放弃抵抗自然是最好不过。

    在已经赢得了多摩川之战这样的辉煌胜利之后,他已经不需要新的胜利来压服日本或者给自己增加功勋了,现在能少死一个部下都是好事。

    在赵松把这位使者叫到跟前的时候,这位使者吓得有些哆哆嗦嗦,在大汉军队以摧枯拉朽的气势赢得了战阵的胜利之后,大汉征日军的统帅赵松已经在这些幕府的人心中树立了一个十分可怕的形象,当然对他有些恐惧。

    而赵松也是和平常一样不苟言笑的样子,他让随从收过了载着德川家光首级的匣子,然后随手打开看了一下,和这枚头颅无神的视线对上了一瞬,然后直接挥手就让随从收下了这个匣子。

    “你们的老中大人,现在能够控制局面吗?”他冷冷地问这位使者。“如果可以的话,江户可以免去兵火,但是如果还有人胆敢抵抗的话,我军将会毫不留情!”

    在听到了翻译的话之后,?位使者吓得重新叩首,“大人,现在江户城已经完全在老中大人的控制之下了,幕府上下都已经决定向大汉降服,少数顽固不化的恶徒也已经被老中大人或杀或关,再也不会惹出乱事来,请大人放心!”

    “那好,那我就让我们的大军在这里停留下来不再进军了。”赵松稍微放软了一点态度,“你回去禀告土井利胜吧,告诉他几日后我就将亲自带领亲随前往江户,让他准备好接待事宜,还有,我军的供应也绝对不能中断,否则好自为之!”

    “是!是!明白!”眼看这位大汉将军已经接受了投降,这位使者连声答应,然后慌忙告退离开了。

    “大人……眼下江户还是形势混乱,我军人数又是这么少,恐怕大人不宜以身犯险,亲自前往江户吧……?”等到使者离开之后,严广有些疑惑地看着赵松,“若是大人前往江户结果变故突生,恐怕……恐怕不妙啊……”

    “正因为现在形势混乱,我才要去江户。我入了江户城,就足以向所有日本人宣告现在谁说了算,也能够镇住土井利胜他们。我军人少,实在无法弹压各地,时间又紧迫,所以必须尽快安定形势,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我去冒险一下又算得了什么?”赵松微微摇了摇头,“我素闻日本人不重名节,最为畏服强者,现在既然我们已经打败了幕府,他们肯定畏惧我们,这种情势下我们应该继续摆出强者的架势来,绝对不能有任何露怯,这样才能够吓住他们,让他们按照我们的意志来行事。”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微微笑了笑,“不过你说的也对,凡是我们都要以防万一,要大胆但是不能狂妄,所以万全的准备还是要做的——我带着人去江户之后,你继续留在这里统帅大军,万一我有个不测,你就继续带着大军进攻江户,不必以我的生死为念。还有,海军的战舰也让他们开到江户城外吧,多少也是个威慑。”

    在之前,赵松心心念念的是怎么打败幕府,而在幕府已经屈膝投降的如今,赵松的考虑已经变成怎么样尽快稳定住关东乃至整个日本的局势,尽快让大汉可以以自己的意志支配整个日本——赵松知道,对大汉来说,打败幕府只是一个手段而不是最终的目的,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以尽量少的代价和精力,从日本榨出更多财富来,供奉给大汉的朝廷和万民。

    为了这个目的,赵松觉得自己现在展露出一些对幕府的宽容面貌、冒一些危险都是值得的。

    “好!那就按赵帅说的办吧。”考虑了片刻之后,严广终于同意了赵松的说法,“还请赵帅多保重!”

    两天之后,赵松带着自己的几十个亲随来到了江户城当中。

    他们受到了十分隆重的欢迎,在赵松来到江户城外的时候,幕府老中土井利胜带领已经降服的幕府官员和将领们全部来到了沿途,跪伏在了地上,而江户的街巷已经被清肃一空,沿途行人绝迹,显然已经在严厉戒备。

    来到江户之后,赵松先是温言勉励了一下土井利胜等人弃暗投明的功劳,然后向他们再度重申大汉并不想要对德川家和幕府的官员们赶尽杀绝,现在既然两方交恶的元凶已经授首,其他人也得到了相应的惩罚,那大汉就不会再追究其他人。

    得到了赵松的亲口保证之后,这些人都放下了心来,他们纷纷赞颂赵松的仁慈和武勇,浑然看不出来他们不久之前还是死对头,而德川家光所留下的那些物件已经杳无痕迹。

    在赵松的亲自坐镇,同时江户城外还驻留有大汉的大军和舰队的压迫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退出阅读模式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