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2章 江户三代而亡(第1/2页)大明武夫

    “还真的下雨了啊!”在滂沱的大楸当中,大汉征日军的参议官严广低声感叹。“幸好我军在下雨之前就把敌军打乱了……”

    在这场大战开始之前,还在刚刚登陆向横滨进军的时候,严广就已经考虑到了大战时有可能突然下大雨的问题,并且建议赵松做出了相应的一些部署,在这场大战开始的时候,他还一直在担心天气。

    好在天公还算是作美,等到大汉军队开始用步兵和骑兵冲击,然后再用野战炮强轰,三管齐下将幕府军队的阵线打得大乱的时候才下起了大雨,这场雨并没有给已经取得了重大胜利的大汉军队造成什么阻碍,反而让已经开始混乱的幕府军更加阵脚大乱。

    说着说着,严广好像回过味来了,吃惊地看着征日军主帅赵松。

    难道这就是赵帅拼了命一定要跟幕府军队速战速决的原因?

    刚才赵松的前沿部署和临阵指挥都十分激进,而且强行从正面集中兵力突击敌军,这并不是赵松的一贯风格,之前严广还以为这是因为赵松完全看不起幕府军,现在他觉得没准赵松是为了在天气造成不确定因素之前尽快用全力来击垮幕府,以免夜长梦多。

    可是虽然他一直都在偷瞄着赵松,赵松却仿佛毫无所觉,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瓢泼大雨浇在了他的军服上,让他穿着的军服湿透了,勋章也紧紧地贴在了军服上面,可是他却混若无事。

    因为这样的大雨,大炮已经发挥不了作用了,所以旁边的炮兵们开始想尽办法将大炮重新收拢起来,准备将他们转移到可以稍微躲雨的树林里面,虽然这意味着他们暂时无法参与到战争当中,不过他们的心情却都极为轻松,因为他们知道仗既然打成这样,他们就算现在暂时退出战场,本军也将获得全胜了,而跟随着赵松和严广转移到这里的参议官和传令官们,也都是人人喜上眉梢,互相祝贺。

    “去传令,让各部官兵继续追击敌军,必须克服一切困难,绝不能给幕府军队再集结起来的机会!”?在这一片轻松的气氛当中,赵松突然对旁边的传令官们大喊,“雨中对骑兵机动不利,骑兵们可以暂时收队,等到雨停了之后立刻跟着步兵一起追击,谁也不许懈怠!”

    在他疾言厉色的呼喝之下,传令官们几乎同时就紧张了起来,他们连忙应诺,然后马上四散开来,向各部跑了过去,传达赵帅最新的命令,而当传令官们离开之后,赵松又恢复了刚才那种古井无波的木然表情,仿佛一切都成竹在胸一样。

    这才是我大汉将领应有的风度啊。严广心中按赞。

    “恭喜赵帅,此次大战诚为我国建国之后罕见的大胜,仅凭此战,赵帅的封侯之赏今天就已经定了。”严广凑到了赵松的身边,然后以迥异于平常的轻松口吻说,“赵帅还如此年轻,只要继续为国效命,恐怕封公封帅也只是近在眼前吧……”

    “我想也是。”赵松突然别过了头来,然后脸上露出了罕见的笑容。

    而就在这滂沱的大雨当中,德川家光难以自已地嚎啕大哭,他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原本身为幕府将军时的威风和傲慢了,现在显得是那样痛苦和无助,这个年纪才刚刚三十岁的年轻人,原本正是最为年富力强的时候,有无数的宏愿要去完成,结果却落到了这样的境地里面。

    短短几个月当中,他就由意气风发变成了如今的绝望,他知道既然战败,现在就再也没有希望了,一切计划都已经变成了泡影。

    之前他和大汉几次接触过,寻求在战争之外的解决办法,可是大汉朝廷的态度坚决到可怕,他们坚持要求自己从将军大位上退任,而作为幕府的将军,退任无异于死亡。

    大雨还在持续,冰凉的雨水沿着盔甲的缝隙渗透到了衣服里面,让他感觉浑身冰冷。

    前线的溃兵不停地从他面前穿过,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停留下来,保卫自己的将军,只是呼啸着冒着大雨奔逃,他伤心悲愤到了极点,眼泪不住地流淌。

    而他身边的那些亲随们,有些人因为和他同样悲愤和痛苦,因而在将军大人的感染下也大哭了起来,另外有些人则眼见形势不妙,干脆选择跟着溃兵一起逃跑,在这样混乱的情势下,幕府军队的总崩溃也已经是顺理成章了。

    “将军大人……我们……我们离开这里吧!”旁边的一位亲随终于受不了了,大起胆子来苦劝德川家光,“现在前线一片混乱,汉寇说不定会直接冲到这里来,还请将军大人保重自己!”

    他虽然没有明说‘现在不跑就没机会了!’但是言下之意却已经是昭然若揭。

    如果是平常,德川家光一定会勃然大怒,狠狠责罚这个扰乱军心的怯懦之徒,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兴趣这么做了,本军的败象已经如此明显了,就算不承认又有何用?

    “跑……我们还能往哪里跑?”他惨然一笑,“此战一败,天下就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也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了!”

    他脸上犹挂着泪痕,混在雨水当中不停地滴落到了地上,那种沮丧和绝望,让每个人都看了心生恻然。

    “大人……大人!”这些亲随们都着急了,他们茫然四顾,但是却拿不出主意来,将军大人显然已经是绝望到极点了,已经进入了放弃一切的状态。

    犹豫了片刻之后,眼看大汉军队已经压得越来越近,这些亲随们终于忍不住了,他们强行架住德川家光,然后拉着他往后方跑。

    随着幕府将军本人从战场上逃跑,整个战斗更加变成了一边倒的态势,几乎所有幕府军都已经放弃了抵抗,转而向后方逃跑,哪怕是还没有参与过战斗的阵线和部队,也再也没有了和大汉对垒的勇气。

    在前线和大汉军队缠斗的幕府军队只剩下最后一支了,幕府最年轻的老中松平信纲拿着佩刀,带着自己的亲随和残余的部下们抵挡在了大汉军队的兵锋之前。

    在前线经历最严酷的炮击时,松平信纲本人也深受震骇,他利用各种方式隐蔽自己,好不容易才躲过了一条命,可是他的部下们却遭受了严重的伤亡,整个战场血肉横飞。伤亡并不是最大的打击,在刚刚下雨的时候,他原本大喜,觉得本军终于又看到了希望,可是他的愿望很快就又被残酷的现实所击垮了,在惨重的伤亡和激烈的战斗轮番打击下,前线的幕府军终于支撑不住了,已经开始溃逃。

    松平信纲原本想要制止前线的溃乱,可是不管他和他的亲随们如何努力,这些已经心胆俱丧的败军们都再也没有了抵抗的意志,只想着逃跑,怎么拦也拦不住。

    松平信纲现在和其他人一样绝望,他明白此战幕府军队已经失败了——甚至可以说,整个战争都已经失败了,幕府已经惨败在了大汉军队面前,德川家以后还能不能存在都很难说。

    可是和嚎啕大哭的德川家光不同,他并没有哭泣,也没有准备和其他人一样拔腿就逃,他反倒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大汉军队。

    也许是因为看到了胜机的缘故,哪怕现在下着大雨,大汉军队还是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无情地对幕府军展开着追击,他们很快就又压到了松平信纲的面前,几乎能够让他看清每个人的面孔。

    当看到这支残余的敌军时,大汉军队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以之前的步伐挺进着,如同荆棘丛一般的枪尖顶在前方,每个人都冷漠地看着他。

    “杀啊!”当这些大汉士兵已经来到了离自己仅有数丈远的距离时,松平信纲发出了一声怒吼,然后不顾满地的泥泞,决然地向长枪的丛林冲了过去。

    随着他的呐喊和兵刃的交鸣,这位幕府最年轻的老中,也最后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退出阅读模式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