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1章 螳臂终究不能挡车(第1/2页)大明武夫

    在增援部队的配合和支持下,大汉军队一路杀出了一条血路,击退了面前迎击的敌人,将中央阵线以势不可挡的气魄压向前方,他们的进展给幕府军造成了极度的惊慌。

    德川家光一直都在本阵当中注视着不远处的激烈厮杀,时而振奋时而焦虑,但是当正面交战的幕府军开始在大汉军队的压力之下步步后退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了。

    大汉军队并没有搞什么奇谋,而是直接向他的正面发动了冲击,这是他兵力最为雄厚的地方,而他也已经尽了全力——他集中了几乎的炮火对这些汉寇发动轰击,而派了大量军队冲上去截击他们,但是这红色的洪流依旧没有被阻挡住,仍旧在滚滚向前压过来。

    眼下就算是不用望远镜,他也能够在模模糊糊的烟雾当中看清楚对方人的面孔了,这些穿着鲜红军服的士兵们,有些如同死人一般的沉寂,有些人却扭曲着面孔,他们的脸上都沾满了红色的血液和黑色的烟尘,简直犹如鬼魅一样。

    “大人!万万不可让他们冲到我军阵前啊!”一直随伴他的身旁的老中松平信纲现在已经忍不住了,在他身边大喊,“我军本阵绝不能乱!而且现在炮兵也需要掩护,断断不能给汉寇让开通路!”

    松平信纲的大吼声,穿透了炮火声所建成的屏障,让德川家光一下子打了个激灵,他抬头看了看汉寇,又看了看本方。

    的确,因为炮弹不足,再加上为了避免误伤到自己人,所以刚才进入混战之后,炮火就已经停下来了,但是大炮沉重,这些炮兵仓促之间还没有办法转移开来,如果大汉真的突入到本阵当中的话,这些炮兵恐怕就会成为汉寇兵锋下的牺牲品,而大军本身也会因此陷入到混乱当中。

    可是,刚才德川家光已经将身边能够调动的部队都已经填上去了,现在他们已经败退,恐怕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重新整备的,仓促之间又哪里还有部队可以调上去迎击寇?除非是动用自己的亲卫了。

    “大人,请让我带领亲军上去和汉寇决一死战吧!”松平信纲显然也想到了这里,他大声向德川家光请命,“我一定会和将士们死命迎击汉寇,拖住他们的脚步!”

    德川家光皱紧了眉头。

    眼下的形势十分明显,大汉军队已经放弃了别的打算,几乎将所有主力都投入到了正面冲击幕府大军,这说不清是孤注一掷还是高傲自大,但是中军所面临的压力要比想象中还要大——眼下的形势就是明证,现在损失太大了,而且随时有可能被敌军打破阵线。

    既然这样,那本方就只能从两翼抽调部队来填补中央的空缺了。根据侦查所得到的信息,汉寇的兵力只有数千人,而眼下,在他面前的这一股红色的洪流大概就是他们的主力了吧,只要把他们挡住甚至击败,那么这一场战役就应该是以幕府的胜利而告终了。

    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时间,只要能够拖到时间,哪怕用自己最亲信最精锐的亲卫部队去和敌军消耗也在所不惜。

    一股不成功便成仁的激动感蹿升到了德川家光的心头,他看向了松平信纲,然后重重地挥了挥手。

    得到了德川家光的允许之后,松平信纲马上整队,然后和早已经在德川家光身边聚集起来的亲卫军们一起离开了本阵,他们都是精选出来的旗本武士,战力和平常幕府军队自然不同。而在他们的带领之下,原本一些已经败退下来的部队,再加上一些增援过来的幕府军,一起向不停地靠拢过来的大汉军队冲了过去,

    而在德川家光的命令下,不停地有传令的武士向两翼奔行而去,向他们传达德川家光的命令,让他们来增援中央的阵线。

    可是此时的大汉军队,声势已经和刚才不同了,得到了第二团的增援之后,他们已经为数几千人,组成了十几个大型的方阵,而且因为击退了敌军而士气高涨。对面的炮火这时候也开始停歇了,他们现在只觉得面前是一片坦途,昂然无惧地想着前方进发,夹杂着硝烟的热风吹拂他们每个人的面庞,却只能让他们心中的烈焰烧得更加旺盛。

    当松平信纲带着剩下的幕府军以决然的气势再度撞击到这些大汉军队的阵线上时,厮杀重新开始,兵刃和浓烟像挟带著死亡的风暴横扫而过,震撼著脚下的土地.燃烧的战场,火光冲天,越来越多的士兵加入了被祭奠的行列,不过他们的抵抗只是延缓了大汉军队的脚步,这数千人的阵线,几乎还是以缓慢但是却不可阻挡的速度向幕府军压了过去。

    大汉军队当中无数勇敢的军官和军士们领头向敌军了过去,他们几乎势不可挡,带领自己的士兵们视死如归地奔向最危险、战斗最激烈的地方,而他们的团长也没有落于人后,马冲昊仍旧扛着自己团的战旗,而黎黄河也冲在最前线,毫无疑问,这种前线指挥官冲杀在前的做法比任何口头上的宣告都更加能够鼓舞起士兵们的士气。

    数量的增加带来了质变,现在已经得到了兵力和火力加强的大汉军队已经是正面很难抵抗的了。松平信纲同样身先士卒,苦苦地支撑在前线,他静待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焦急地等待着增援过来的幕府军,来帮助他给予这些可怕可恨的汉寇们致命一击。

    可是增援还是没有来,就在他们拼死和大汉军队交战的时候,大汉骑兵在炮兵的先行压制之后对幕府军队的左翼席卷而去,冲向了这些惊魂未定的幕府军队,而毕肃所率领的辽东团,则在骑兵杀开了血路之后,大踏步地向袍泽们打开的缺口当中冲了过去,犹如狂暴烈火烧向了幕府军。

    赵松已经不管其他地方了,他来到炮兵的阵地边,拿起望远镜,注视着他最信任的辽东团和骑兵们对敌军左翼的冲击。

    现在他身边除了警卫们再也没有别的部队了,他已经将自己所有的部队投入到了进攻当中——这是他最后一次下注了。

    而他也无比笃定地相信,他在这一场赌局当?绝对不会失败,而会将胜利和光荣收入囊中。

    就在赵松的注视之下,这些大汉军队以极快地速度冲向了对面幕府军队的阵地。

    最先前的骑兵聚集在了一起,向重要的通路的四周杀出道路,并且向敌军最为聚集的地方逼近,由于事先遭受了猛烈的炮轰,所以这些部队早已经蒙受了巨大的伤亡,阵型也十分松散,在受到了密集的骑兵冲击之下,顿时就陷入到了混乱当中。

    整队整队骑兵,长刀高高举起,伴着慷慨激昂的嘶鸣声和军号声,旌旗迎风飘荡,一大群骑兵排成一纵队,行动一致有如一人,准确地从预先定好的路线直冲过去,深入尸骸枕藉的险地,消失在烟雾中继又越过烟雾,最后冲入到敌军阵中,他们的马刀次第挥舞着,砍杀这些已经无所依靠的幕府士兵。

    在连番的打击之下,看到了骑着高头大马袭击过来的大汉骑兵,这些幕府士兵已经被恐惧所吓倒了,他们再也无心恋战,嚎叫着往后面跑,有些人在跑动的时候直接被追击的骑兵看似,有些人则亡命奔逃,直接逃到了峻急泥泞的斜坡上面,他们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再也没有办法和大汉军队对抗了。

    由于战马上不了陡坡,而且他们已经没有了威胁,所以骑兵们稍稍休整了一下,重新集结了阵型之后就再度向敌军冲了过去,他们势要让整个敌军的左翼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退出阅读模式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