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9章 大汉军威(第1/2页)大明武夫

    “明天一早,全军追击!”在当天晚上,赵松的命令就传达到了全军将士们的耳边,并且让全军精神为之一振,人人都明白,明天就是与幕府军队进行决定性一战的时候了,只要这一战打赢,大汉就将主宰整个日本。

    除了必要的警戒和巡逻的部队之外整个大汉军队的驻地也陷入到了沉寂当中,这些人都是积年的老兵,战斗经历和经验都十分丰富,因此这道命令并没有带来官兵的骚动,有些人为之期待不已摩拳擦掌,甚至兴奋难眠,而有些人则浑然没当做一回事,直接躺下呼呼大睡,为明天的战斗积蓄精力。

    在下达了命令之后,赵松就直接就寝了,他睡得十分香甜,直到第二天东方出现一丝丝鱼肚白的时候才醒过来。

    而他的参议官们都早早地行了,而且这些参议官在各支部队的长官的配合下,已经让整个部队都做好了准备,只等赵松一声令下了。

    赵松走出了自己的营帐,然后看到了已经整整齐齐地围绕着自己营帐集结好了的士兵们,这些士兵排列着各自不同的方阵,按照各自不同的兵种站在了一起,然后根据编制编成了一个个大的混合方阵,而他手下的三个团长——毕肃,黎黄河和马冲昊,则骑着马带着各自的传令官们站在阵列的前方。

    这些官兵虽然军阶各自不同,但是他们的神色都是既沉稳又兴奋,充满了大战之前的紧张气氛。

    赵松默默无言地走到了这些人的正前方,然后他的卫士们给他牵过来了一匹马,这匹马是从辽东军这次派过来的骑兵当中精选出来的,高大英挺,毛色纯黑,在清冷的光线之下泛着黑亮的光。

    赵松轻轻地拍了拍这匹马的脸颊,然后直接踩在马鞍上,翻身上马。

    上了马之后,赵松突然发现眼界一宽,除了面前这些红色的庞大方阵之外,他的视线已经能够延伸到了整个原野的地平线上,好像能够俯视这个世界了一样。

    而地平线的终点,将会有他梦寐以求的胜利和荣光。

    赵松深深地吸了口气,清晨的空气总是这么清新,等到了下午和晚上,大概空气就会不一样了吧,会充满火药刺鼻的气味,会充满人聚在一起的热力,也会充满血的气味。

    在多年的征战当中,赵松早已经习惯,此刻他突然怀恋起了他在辽东的原野间纵横驰骋的日子。

    等以后从军队里面退休了,我一定要在辽东要一片土地,然后每天在庄园当中骑马巡视,想必陛下一定同意给我这样的奖赏吧……他突然兴起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了旁边传过来的一道道视线,这些视线仿佛是在渴盼,渴盼着赵帅立即下令扑向敌人,摧毁他们打垮他们,这种热切的焦灼,就像当年的他自己一样。

    是啊,自己手下的儿郎,也会有和自己一样的愿望吧。而只有在战场上为国家建功立业,他们才能够得到这样的奖赏。

    那么,现在就上吧!为自己,也为部下。

    赵松抬起手来,扬起了马鞭,然后重重地一挥。

    “行军!”仿佛就在同一刻,整个大军也开始行动了起来,红色的洪流缓缓地、然而又是不可阻挡地向前方推进了过去。昨天的侦骑和突袭敌军的骑兵已经把敌军的位置和周边的地形都勘察遍了,具体的行军计划也早已经制定完成,剩下的只是执行而已。

    这时候,太阳也从远方的原野上升了起来,金红色的太阳染红了天边的朝霞,也让这些士兵的身上也染上了金色的光辉。

    而就在这时,幕府将军德川家光也早已经起床了,遵照他昨天晚上的命令,幕府大军开始准备后撤到野崎再和汉寇决战,因此一大早营地里面就骚动了起来,到处都在做后撤的准备。

    因为最近一直都睡眠不足,所以当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德川家光还是有些头疼难耐,不过他还是强行忍住了这种身体的不适感,走出了营帐在众军将面前露面,以便在撤退的时候安定人心。

    因为幕府军人数众多,而且上下沟通指挥并不是太流畅,所以尽管是将军大人亲自下令,但是撤退的准备还是不足,只有德川家光的亲卫和最近的一些部队才做好了准备,所以,直到早上的时候,撤退还是没有能够成行。

    看到这种拖沓的情况,德川家光十分生气,召集了几位将领开始斥责,在他的训斥之下,这些将领们也开始强硬地催促部下开始撤退。

    然而,就在大军开始开始缓缓地行动之时,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到了他的面前——对面的汉寇居然已经对自己这里开始发动了总攻!

    在经过了昨天晚上的教训之后,为了不让汉寇的偷袭重演,同时也为了能够探听到汉寇的具体位置,一大早幕府军就派出了大批斥候四处进行搜索,探听汉寇的消息,而一些斥候也发现了正在向本军滚滚压过来的大汉军队。

    虽然这些斥候大多数都看不清大汉军队的规模,不过从他们的描述来看,这应该就是大汉军队全军的进攻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德川家光大为震惊,他没有想到经过昨晚的偷袭之后,大汉军队没有再进行任何小规模的试探和攻击就直接全军进攻。

    在震惊之下他马上发布命令,撤销了之前的撤退命令,让所部所有大军停下来准备迎击汉寇——在大汉军队的压力之下,如果继续全军撤退肯定会阵脚大乱,无异于是自取灭亡。

    在德川家光的命令下,传令官们急匆匆地向各军开始传达最新的命令。

    但是因为他刚刚严令撤退,所以不少部队已经离开了刚才的营地,而这些人就和接到了新的命令的官兵们挤在了一起,一时间整个大军都有些混乱,人人手足无措,几乎是一片混乱。

    看到本部大军的混乱状态,德川家光越发心急火燎,再次勃然大怒,催促各部马上回归原地列阵准备迎击汉寇,在强硬的弹压之下幕府大军总算恢复了平静。

    就在幕府军在撤退和留在原地之间混乱的时候,早上的时间已经被耗光,已经变成了下午时分,而这时候,大汉军队也来到了和幕府大军近在咫尺的地方,两军已经可以用肉眼看到对方了!

    在这个时候,双方军队都得到了警报,然后做好了临战的姿态,所不同的只是大汉军队因为士兵经验更足所以转换阵型和展开的速度更快,而幕府军队则因为人数臃肿和刚才的变故而动作有些迟缓。

    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尖锐的号角声和雷鸣般的战鼓声,而赵松已经在一片小树林边安顿好了自己和自己的参议官们,把这里变成临时的指挥所。他的参议官们以极快的速度勘察着周边的地形,并且在地图上标识好了本部和已经观测到的敌军的兵力构成和部署位置,然后开始研判现在的形势,他们互相大声呼喝着,几乎盖过了不绝于耳的号声和鼓声。

    在这样紧张不安的情绪当中,赵松却十分镇定,他站在树林边,然后拿着望远镜不住地往四处扫视,将周边一切情报都收纳到眼里。不过,虽然表面上十分镇定,但是此刻他的血流已经在加速,就连视力都好像比过去敏锐了不少,思维的速度更加是如同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退出阅读模式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