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6章 对幕府来说是决战(第1/2页)大明武夫

    在听完了大汉使臣派过来的使者所提出的条件之后,幕府大老井伊直孝颇为客气地将使者送走了。对于大汉所提出的那些要求和条件,他既没有同意,却也没有说出反对的言辞来。

    而就在大汉的使者离开之后,井伊直孝所统辖大军原本十分急促的撤退准备,突然就放缓了下来,井伊直孝声称现在汉寇虎视眈眈,已经做好了全军追击本军的准备,所以现在大家绝不能贸然撤退,要谨慎从事。

    尽管有一部分将领十分着急,幕府将军德川家光所派过来的使者也天天在催促,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听从了井伊直孝的命令,选择了谨慎从事——一来,大家都有些害怕在撤退的路上被汉寇追击造成全军崩溃的惨象,二来,井伊直孝是幕府的大老,他的命令也没有几个人胆敢不听。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小部分心急如焚想要回援江户的人终于忍耐不住了,他们私下里串联想要把强行联合起来跟井伊直孝摊派,借着幕府使者的权威,至少将他们自己手下的部队先带走回援江户。

    可是在井伊直孝发觉之后,他马上让自己的亲随们以雷霆般的手段镇压了这些人,甚至还诛杀了一两个首恶分子,将军队里面的骚动给强行压制住了。然后,他将幕府将军派来的使者也给关押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他的部将们都已经发觉情势不对劲了,但是他们却被井伊直孝的强硬手段吓得有些无所适从,更加不敢私下串联,而井伊直孝这时候才开始下令大军开拔,而且他一改之前的计划,宣称为了驰援幕府应该竭尽全力,所以连预定的后卫部队也给带走了。

    在井伊直孝整个大军向江户开拔之后,对面的大汉军队也马上开始跟在了后面,保持着距离开始追击,也正是因为有大汉的军队跟在后面,所以井伊直孝的大军行进速度十分之慢,经常要走走停停,防备大汉军队有可能的偷袭。

    在两边走走停停的追截当中,时间被一点点地耗去。

    很显然,井伊直孝已经默认了大汉使臣跟他所提出来的条件,为了保存德川家的最后骨血,他宁可接受江户幕府解散、宁可背负骂名——在他看来,在幕府如今几乎四面楚歌的情势之下,能够保存下德川家的血嗣、维持住德川家当年的旧领地,已经算是幸运了。

    而对德川家以后的生存来说,他手下的军队又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他不愿意再去拿自己手下的军队冒险,去和大汉交战。

    他也不愿意明明白白地打出反旗来,让自己成为德川家的罪人,所以他唯一能够选择的只有拖延时间了,让远在江户的德川家光无法得到自己这支大军的帮助,独自面对大汉登陆大军的兵锋。

    他期待的就是在他返回之前,德川家光就已经不堪大汉军队所带来的压力而选择了了断自己,做出一个符合德川家当主和幕府将军身份的抉择,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舍弃一个德川家光,保存住整个德川家,在井伊直孝看来并不是一个无法做出的抉择。

    而以大汉军队一贯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来看,井伊直孝预料那个时间点已经为期不远了。

    而正如井伊直孝所预料的那样,在这时候,大汉征日军主帅赵松正带着大军在向江户挺进。

    自从占领了镰仓之后,赵松带着自己的部下们一直都在镰仓周围四处扫荡,并且屡屡击溃从各地前来援救幕府的军队,几乎隔绝了江户和西方的联系,经过他们的多轮扫荡,现在镰仓周边已经没有了任何幕府军队胆敢靠近,至少短期内不会有人能够去援救江户了。

    而在扫荡了镰仓之后,他们也就此踏上了进军江户的征途。

    最近几天,关东的天气一直都不怎么好,天一整天都是阴沉沉的,今天也不例外。太阳被云深深地藏起来,天空的颜色一改以前蔚蓝的面目,变成了像是被脏抹布浸过的水似的的颜色。

    镰仓通往江户的大路,原本是行人稠密之地,到处都是住民和商旅,为江户的大批居民带来数量可观的粮食和供应品,然而现在大路上却已经行人绝迹,只剩下了赵松和他的部下们。

    他的大军,为数数千人,他们的队列十分整齐,为这个阴沉沉的天气带来了几抹鲜亮的颜色。他们的都沉默着,眼看前方,就连脚步声听起来都整齐划一。他们手中的兵器随同迎风飘扬的旗帜向前移动着,与本部队的其他的士兵保持间隔排成队列。这些士兵们都是经过最为严整训练和多年的作战所淬炼成的精兵,他们可以在极快的时间内从行军状态变成战斗的阵型,然后给敌人致命打击。

    而在就在他们的旁边,处处都可以听见节奏均匀的马蹄声碰击声,这些穿红色的骑兵制服、有些还穿戴者盔甲的骑兵,骑在高大笔挺的战马上,有些人身上还别着耀眼的勋章,显得杀气腾腾而又气派非凡。虽然这支骑兵为数并不庞大,但是当他们排着一排排的行列向前慢步前行的时候,却还是给人一种慑人的压迫感。

    这些骑兵是从九州运过来的,也是最后一批运上来的大汉军队,因为马比较娇贵,所以赵松特意让骑兵们先驻留在横须贺,等到他准备向江户进军的时候才让骑兵上来和他汇合,然后一同向东进军。

    而就在步兵和骑兵的间隙当中,一门门大炮被架在了炮车上,然后在驮马和炮兵的牵引之下跟着大军向前推进,一门门擦得闪闪发亮、闪耀着青铜色的大炮在炮架上颤动着,隐约可以听见炮架零件和支架互相震动的响声,旁边的人们好像还能够闻到四处弥散的火药的味道。

    这些大炮都是大汉陆军引以为豪的野战炮,威力巨大而又方便军队调动携带,因此是大汉陆军的野战利器。

    虽然他的部下只有数千人,但是当步骑炮兵像这样汇聚在一起向前行军的时候,倒也算是声势浩荡。

    在队列的中央,赵松和自己的参议官们以及护卫亲随一起骑着马前进,他面色十分严肃,左顾右盼,一直都在注意各支部队行军时的状态,以及周边的地形。虽然他之前就是辽东军的旅正,可是如今他所指挥的大军却是来源复杂,而且军种多样,不由得他不认真对待。

    “赵帅,最近几天时有阴雨,对我军影响甚大,今天看来恐怕又是要下雨了。”他的首席参议官严广也策马跟在了他的旁边,“眼下我军已经离江户越来越近了,气候的因素也不得不防。”

    最近虽然是处于夏天当中,但是一直都是阴雨连绵的天气,虽然这种天气对行军来说非常舒适,不过对惯于以来火枪火炮的大汉军队来说,这不啻为一个坏消息,因为如果下雨的话,他们的炮火就将会受到十分严重的削弱,成为敌军的可趁之机——而越靠近江户,他们与敌军接战的可能性就越大,容不得半点疏忽。

    “这一点确实不得不防。”赵松严肃地点了点头,“不过……现在毕竟是夏天,日本也不可能也天天下雨吧?也许等到我们来到了江户城下,就应该放晴了。”

    “赵帅说得倒是有理,不过凡事都有个万一,我们也应该多防着点。”严广点了点头,“总而言之,我们不能让敌军来占据主动,而应该让我们来压制敌军,让他们不得不跟着我们的步调来走。”

    赵松知道对方话中有话,所以并没有回答,只是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退出阅读模式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