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5章 不使一家独大(第1/2页)大明武夫

    大汉使者如此直白而且不留情面的话,当然会惹起井伊直孝的勃然大怒,但是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发怒的时候,而且对方所言确实是事实——他暗地里准备撤退的事情既然已经被汉寇知道了,他们肯定会想着追击的,而那时候幕府军恐怕就会付出惨重的损失。

    所以,他强行压抑住了心中的愤怒,以尽量平静的态度看着对方,“我现在手上还有大军,我们幕府现在还有关东之地,你们若是觉得有恃无恐,可以任意行事,那就尽管试试吧!我们一定奉陪到底!”

    不过,虽然他表面上硬气,但是很显然底气已经十分不足了。

    “没错,你们现在还有大军,幕府还有关东,可是你们的大军已经是进退两难,举步维艰,关东也只剩下了区区一隅,而且风雨飘摇,难道你还觉得可以和我们大汉相抗衡吗?”这位使者仍旧没有放弃对他的打击,“别忘了,现在是你们在以关东一隅来对抗大汉和整个日本,难道你们觉得自己还有胜算吗?”

    看到井伊直孝一脸惊疑的样子,使者突然冷笑了起来,“告诉你一个消息吧,现在加贺藩的前田家也已经举兵襄助朝廷,讨伐幕府了……如今天下大藩,大多数都已经归附到了贵国朝廷的旗下来和幕府为敌,难道幕府不是在以一隅而对抗天下吗?!”

    前田家已经反了!

    井伊直孝一瞬间几乎目瞪口呆起来。

    前田家是幕府的外样大名当中领地最大的一个,拥有百万石的领地,他们的一举一动肯定都为天下人所瞩目,如果他们寝返的话……那么肯定会让幕府的局面更加被动,甚至可以说是一锤定音,让现在已经岌岌可危的幕府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之前井伊直孝在将军大人面前力主兴大军救援近畿,其一大目的就是稳定各地的人心,让已经有了不轨迹象的前田家放弃背叛的野心,至少保持中立,结果没想到现在他们直接起来寝返了……也就是说,这次出兵,在战略上已经失败,一无所获。

    前田家一向阴险狡猾,首鼠两端,幕府在汉寇面前又一直节节败退,形势步步恶化,所以前田家现在选择跳出来谋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井伊直孝在心中苦笑。

    现在,朝廷已经在汉寇的支持下重新崛起,并且重占了京都,明确地向天下人打出了号召推翻幕府的诏令,而前田家,毛利家,岛津家,这几个战国遗留下来的最大雄藩都已经起来反对幕府了,剩下的几家,难道他们不会依照这几家的榜样来行事吗?恐怕伊达家现在已经在准备了吧。

    所以这位使者也说得不错,现在幕府真的是在以一隅来对抗整个天下,以及朝廷背后的靠山大汉。

    已经绝望了。

    即使以井伊直孝多年锤炼出来的意志和心性,现在也不禁灰心丧气了,他知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幕府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哪怕现在他能够回师,能够击退登陆关东的那支大汉军队,还是没有办法逆转形势,已经元气大伤的幕府,注定不可能改变局面了。

    德川家的天下,就要在自己的眼前崩塌了。这一瞬间,世代效忠了德川家的井伊直孝鼻子一酸,几乎眼泪都流了下来。

    不过,多年培养出来的意志力,仍旧让他最后保持了尊严。

    他以幕府大老的傲然态度,冷冷地瞥了这位使者一眼,“前田家谋反作乱,原本就在我们的意料之中,贵国和朝廷现在确实占据上风,但是我们还有这么多效忠于将军大人的武士,我们一定会为幕府战斗到底,就算战死,我们也绝不会有辱武士的清名,你若是来这里炫耀和嘲讽我等的,现在就请回吧,我们一定会死战到底!”

    “死战到底听上去是不错,不过难道大人宁愿要一个虚名,也不愿意顾忌部下数万人的性命,甚至不愿意顾忌德川家的存续吗?”这位使者却还是不慌不忙,“若你一定要和我们血战到底,挥霍部下的性命,也让德川家再无骨血,那在下回去便是!”

    “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听明白了对方话中之意的时候,井伊直孝惊疑不定地看着对方。

    这位使者虽然言辞还是十分讥嘲,但是他隐隐当中好像却反倒透露出了大汉愿意给德川家一条生路!?

    “难道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我是大汉使臣周大人派过来的使者,大人特意派我过来找你,自然不会只是为了消遣你几句而已……”使者仍旧冷笑着,“大人派我过来是想要问你,你到底想不想让德川家在战后也延续下去,不至于灭亡于贵国朝廷和豪族之手?”

    井伊直孝森然地盯着对方,半晌之后,他终于再度开口问。

    “若我想,又该如何做?”

    自古以来,在幕府灭亡的时候,那些支配幕府的家族下场都不算特别好。在镰仓幕府灭亡的时候,实际支配幕府的北条家整个家族都被迫**而死,家系完全断绝,而在室町幕府灭亡的时候,最后一代将军足利义昭也是命运多舛,多次被织田信长流放,最后在丰臣秀吉手下仅仅以一万石的领地勉强列入大名之列,并且出家了事,而他的儿子足利义寻也被迫在一岁的时候就出家,最后没有子嗣死去,整个足利将军家的家系也由此正式断绝。

    如果江户幕府真的就此灭亡的话,德川家又该面临怎样的窘境呢?这位问题井伊直孝也多次想过,并且为之惊惧不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现在掌控了局势的大汉使臣真的愿意放过德川家一马的话……那么德川家可以算是得天之幸了。

    之前幕府将军德川家光和他的老中笔头土井利胜多次派出使者,谋求和汉寇谈和,井伊直孝虽然知情,但是为了不影响他们所以并未进行任何干涉,可是大汉使臣却提出了多条十分苛刻、令幕府难以接受的条件,所以谈判一度中断。

    眼下大汉使臣主动跟幕府提出和谈条件,恐怕……恐怕条件会更加令人难堪吧,至少将军大人肯定会难以接受的。

    可是现在幕府的形势如此恶劣,他又没有回天之术,那么现在所能够追求的,也只是尽量给德川家争取一个较为体面的结果而已。所以他纵使心里不抱太大希望,还是想要从对方口中追问一下。

    “之前我们和幕府已经谈判过了,我们的谈判条件,先生恐怕已经知道了吧?”这位使者仍旧从容不迫,“我们还是之前的那些条件,只要幕府答应这些条件,我们也可以同幕府讲和,并且让德川家得以保全。”

    之前在幕府的使者面前,大汉使臣提出了废除幕府和将军之位,德川家更换当主并惩治祸首大臣、以及协定赔偿款项等等的各项条件,因为实在太过于苛刻,所以德川家光本人亲自否定了这些条件——理由也十分明显,若答应了,他就得从将军大位上退下来,那时候又该如何自处?

    井伊直孝心里又是一痛。

    虽然对方没有没有追加什么条件,可是这些条件已经足够苛刻了。

    哪怕是在几天之前,他也不会去考虑这些条件,可是今天,真的不同往日了,幕府和德川家、乃至井伊家的存亡和安危,由不得他不慎重行事。

    “协定赔款一事我们可以商量,幕府之前也提过要把金山交由大汉经营的提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退出阅读模式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