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段府倒台(第1/2页)将军的小寡妇

    周思蝶的事情林惊鸿并没有让孙斐他们知道,他认为这件事情是个耻辱,所以不会说出来。那天他洗完澡回房看到周思蝶已经不在了也就没有再在意,第二天也没有见到周思蝶再出现,想来是她离开了。

    袁维初说他打算这几天把袁素琴的棺木掘出来,接着就回京城了。见袁维初已经做了决定,林惊鸿就和孙斐告诉了他关于段知县的事情。孙斐已经收集了扬州的百姓被段府之人欺压的笔录,林惊鸿也知道了段知县藏钱物的地方,也就只差账本了。

    听完他俩的话,袁维初想了想。“这些已经够革他的职,抄他的家了。待我们回京将他收受的这些钱物上缴国库,皇上也不会怪我们的。”

    “那段知县被革职,扬州知县这个位置就缺了,那不如咱们回京后和皇上说派我来做这扬州的知县吧。”孙斐也想着就算他爷爷同意了自己和雯安的婚事,雯安和自己回了京城被大家族的框框条条规矩着,还不如在这扬州自在。

    瞥了孙斐一眼,林惊鸿说着:“你如今的官级是四品,你却要做这八品的知县,这可降了一半了啊。”

    “一半也无妨,我在扬州和雯安在一起反而更自在些,我情愿留在扬州做个知县。”

    众人笑笑也没当真,毕竟就算孙斐自己愿意,孙太傅还不愿意呢。

    于是,袁维初便去了这的府衙,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说要查办段知县。段知县跪在堂下抵死不认。袁维初冷笑,将孙斐收集到了的笔录扔在了地上。

    段知县翻看了下,竟是百姓说道自己欺压百姓的事迹。他谅袁维初拿不出其他的证据,就在堂下说着自己是被冤枉的。

    袁维初就让他在下面说,自己不再言语,他在等,等林惊鸿去抄了段府。

    这时候孙斐来了,袁维初知道林惊鸿已经办好了。他一拍惊堂木,冲着堂下的段知县大声喝斥。“大胆段荣!你身为扬州的父母官,不为百姓请命,却欺压百姓,收受贿赂。现在已经抄了你的家,从你家书房搜出了大笔的钱物。这是账本!”说着袁维初把先前孙斐呈上来的账本甩在地上。“这里面一笔一划都记着你收受贿赂之事,你还敢不认!来人,给我把他关入大牢!段荣!你的家人我们也一并关押,待日后发配边疆!”

    袁维初还道找不到账本了,没想到孙斐竟把账本送了来。后来问了孙斐,孙斐说是那段知县的妾室,叫什么桃姨娘的交出来的。还说这桃姨娘是段知县最宠爱的人儿,没想到最后还是她交出了最有力的证据。

    段知县跪在地上两眼无神,他知道,他是真的完了。

    “少奶奶,你听说了没啊?”

    “听说什么?”俞晴这些日子喜欢摆弄花草,今早沈雯安给她弄来了一些花枝,她让人找了个花瓶,想要插花。

    小璐凑到俞晴的耳边说着今天扬州城内众人说着的事情。“少奶奶,咱们只知道那袁公子他们是少爷同军营的朋友,竟不知那袁大公子竟然是护国将军!听说他收集了段知县收受贿赂,欺压百姓的证据,将段知县一家收押了。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