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玷污女神(第1/2页)人皇仙途

    女太子手中这种金色的莲,的确很不凡,但女太子以圣人王的境界,却是无法发挥它全部的威力。

    当初在迷失大陆,苏小糖身后绽放的莲,浑然天生,仿佛莲枝轻展,下穷黄泉,上至九霄,有混沌气息萦绕,完美而无缺。

    当时陈锷只是个小小的武者,还不觉得什么,如今回忆起来,那一幕绝对可怕。

    而女太子呢?境界看似很高,但手中拈着的莲,比起苏小糖,却又差了几个档次,说不上哪里不对,有点儿西施效颦的感觉。

    女太子只掌握了法,却没有领悟最关键的道,所以没有百分百的威力,落了下乘。

    这朵莲在女太子手中,根本不足以真的逼迫陈锷施展出人皇战血,毕竟从人宗庙回来之后,晋阶圣人王,实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但,这里是太子府,是大梁城,与女太子做对,必须瞬间将她秒杀。

    否则,强援不断,甚至有可能惊动北斗宫中的那一位女皇,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这都是必须要考虑到的。

    所以陈锷毫不犹豫的点燃了不败战血的荣光。

    三十六滴战血,每一滴都如同一头蛰伏的洪荒凶兽,都如荒古大帝在年少时虽未证道已经头角峥嵘,可怕到了极点,每一尊,都有着不逊于陈锷的实力。

    女太子如何能够抵抗?

    “不!你使诈!”女太子这才发现不对,硬生生收回了对陈锷的凌厉攻击,转身就裂开虚空要逃。

    可惜,陈锷怎么可能会给她机会?

    这一方空间之内,连时间与空间都被陈锷的不败战血镇压,女太子就算有通天之能,又能逃到哪里去?

    “来人,护驾!”女太子甚至惊慌的大喊,这一刻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只是这声音是如此的脆弱,淹没在煌煌天道的粉粹之下,根本没有传送出去。

    而陈锷,扇动着战皇之翼,后发而至,已经如猎鹰从天而降,向着锁定的猎物,伸出了锋利的爪。

    陈锷的手,握住了女太子的脖颈,仿佛老鹰捉小鸡似的,这一幕无比诡异。

    若是有其他人在场,定然会目瞪口呆,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因为女太子可是王榜第二的强者,大陈皇族的佼佼者,没有被同龄人秒杀的理由。

    就算是女太子本人,直到被陈锷掐住了脖子,被镇压了神海,封印了神力,被陈锷搂进了怀里,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都未曾回过神来。

    怎么会这样?女太子自己都不相信啊。

    “放开我!”女太子不安的扭动着,想要从陈锷的怀里挣脱出来,因为这个姿势实在过于羞人了,让从未与男人有过如此亲密接触的女太子,如何能够接受的了?

    彼此的身体几乎完全契合在了一起。

    只是她的反抗不仅无济于事,反而起了相反的作用,彼此身体的摩擦如同一把火,将陈锷心中的欲望点燃。

    下面的小弟弟瞬间暴怒起来,如同战士手中的战枪,仰天刺出,正好顶在女太子的臀上。

    “放开我,陈锷你放肆!”女太子低声喝道,脸色羞红。

    “我既然并不是你的战奴,那有什么放肆不放肆的?且你是女太子,我也贵为燕王,门当户对,岂不是正好应该发生点什么?”陈锷坏笑道,从后面搂住女太子的手逐渐不老实起来,隔着衣服在女太子的肚子上摸来摸去,让女太子羞怒之下,几乎昏阙过去。

    “有什么事慢慢谈,你先放开我,否则别怪我叫人来灭了你。没错,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可不要忘了,我的身后有整个大陈皇朝,你难道真的没有顾忌吗?”女太子色厉内荏,毫无底气。

    原因很简单,之前有太子府战将上来围剿陈锷的时候,这厮一顿胡言乱语,说些不着边的话,已经够惹人遐想的了。

    若是这个时候,自己被陈锷牢牢的搂进了怀里,衣衫不整的样子被人看到,那以后……自己还有脸活下去吗?

    纵使邵惟一贵为大陈皇朝的女太子,也终究是个未出阁的女子而已。

    更何况陈锷的手段也超出了女太子的想象,这方空间都被镇压,能否真的将消息传递出去,这也是未知的事情。

    “我倒是很想原谅你,但你刚才口口声声要阉了我,我的小弟弟很愤怒,它是个度量极小的家伙,它想要报仇,我也没办法啊?”陈锷一边猥琐的笑道,一边毫不客气的拿坚硬的小弟弟在女太子的屁股上戳来戳去。

    彼此的衣服都很单薄,这样程度的猥琐动作,已经让女太子承受不了了,从后面看去,耳朵红了,雪白的脖颈红了,羞得不行。

    而陈锷一边抱着女太子,神海内的念头也在急速转动,权衡利弊,考虑究竟要怎样处理女太子。

    《定心真言经》!

    陈锷有这个冲动,立即动用这种秘法,用定心金箍将女太子给炼化为战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