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小道士下山(第1/2页)笑傲官途

    “师傅,我回来了。有好吃的吗,饿死我了。”

    迎着漫天的晚霞,林岩大步走进玉清道观。一进大门,林岩就感到家的温馨,高声嚷嚷起来。

    玉清观主青阳子正在偏殿练功打坐,听到林岩的声音,缓缓散去功力,睁眼看见爱徒,哈哈笑道:“你个吃货,知道你快来了,好吃的都给你留着呢。先给我说说,考的怎么样?”

    二十年前,青阳子去济州云游的时候,在路边捡到了林岩。一晃二十年过去了,那个聪明伶俐又调皮捣蛋的小家伙,也长成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青阳子一直对林岩疼爱有加视如己出。不过,青阳子没有把林岩留在身边继承衣钵,而是给林岩报了俗家户口,送出去读书求学。老道很清楚,让林岩跟着他当道士太屈才了,应该博取一个更有前途的职业。

    再说了,这个家伙也不是安贫乐道的性格,根本禁不住红尘滚滚的诱惑,肯定早晚要还俗。

    林岩今年从华南大学政治系毕业,参加了公务员考试,报考了济州市委办公室文秘职位。

    扬了扬手中的特快专递,林岩嬉笑道:“师傅,我的本事你还不清楚,这种考试就是小菜一碟。一不小心,弄了个笔试全市第一。济州那边的通知来了,后天面试。”

    青阳子接过面试通知,扫了一眼上面大红的官印,手捋胡须微微点头,赞许地说道:“好小子,三百八十人报考,笔试能够独占鳌头,有出息!我已经给你算好了,济州是你起步的风水宝地,只要好好干,将来一定能够飞黄腾达,入相拜将也未尝不可。”

    师徒两人聊着天,青阳子很快就准备好了晚餐。山中有的是野兔鹌鹑,青阳子手法不错,熏蒸烧烤样样精通。林岩每次回来,青阳子都准备好美味佳肴,让爱徒大快朵颐。

    林岩一边啃着红烧野兔腿,喝着老道自酿的烧酒,一边添油加醋地说着山外的新闻。

    一坛烧酒喝光,青阳子有了几分醉意,起身从床底下的樟木箱子里取出一个小包袱。

    青阳子爱怜地看着林岩,意味深长地说道:“岩子,你马上就要自己出去闯荡了,有些事情,师傅也应该给你交代一下了。”

    听到老道这么一说,林岩心里顿时一动。师傅虽然仙风道骨,毕竟还没有成仙。

    林岩心情坎坷地说道:“师傅,你老人家不会要圆寂吧。”

    老道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岩子,你是道家弟子,说话办事不能乱了门派。圆寂是佛门的说法,师傅死了那叫羽化成仙。不过,师傅道行还浅,羽化早着呢。”

    林岩松了一口气,老道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可不舍得让老道羽化飞升。

    老道打开包袱,里面是一套婴儿服装,上面放着一块玉锁。老道郑重地说道:“岩儿,二十年前,我捡到你的时候,这是你的全部家当。玉锁上面有个林字,我给你取名林岩。

    你是我在济州捡到的,你很快就要到济州工作,如果有缘,说不定能够与家人团聚。”

    林岩摆摆手,动情地说道:“师傅,你就是我的亲人,我不想与任何人团聚。”

    林岩自幼在玉清道观长大,无拘无束,根本没有任何父母家人的概念,老道就是唯一亲人。再说了,父母既然狠心把自己给扔掉,又何必与他们团聚?

    老道自然明白林岩的心情,心平气和地说道:“岩子,不是万不得已,谁家父母舍得把孩子扔掉?万事随缘吧。师傅在玉清观住了二十多年,也想出去云游云游了。”

    一听师傅要出去旅游,林岩笑道:“师傅,等我发了工资,给你老人家买一个千里传音器,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们师徒都可以随时联系了。”

    老道自然清楚林岩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