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深入(二)(第1/2页)末世灵战

    一声大吼,果然跳出另外一个带着面具的身影,他甫一出林,便向青年扑了过来,势若猛虎……他的攻击技巧也向虎,手脚齐来像是用四爪进攻,以空前猛烈的声势扑上了,爪攻脚踹快速绝伦,罡风呼呼,劲气袭人,每一记都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真像一头发疯的猛虎。

    张嘉玥冷静地应付,躲闪腾挪一一摆脱令人眼花撩乱的狂攻,不时乘隙切入以更快的速度反击,迅速地瓦解对方狂野的攻势,逐渐贴身了……对方没有用剑,她也以拳脚相对,攻击速度和力量犹有过之。

    别一边,龙牙一根狼牙棒主宰了全局,把对手逼得八方游走,飞腾的棒影追逐八方如影附形,险象横生,对方已经不敢硬接他的狼牙棒了。

    激斗中传出一声冷叱,一声暴响,第二道身影的右后肩挨了一记重击,疾冲出数米之外。

    张嘉玥如影附形旋身跟到,又一掌按在对方的左后肩上。

    第二个面具人顿时支撑不住了,冲倒在数米外再向前滚翻,猛地斜纵而起,居然能一跃四、五米,发出一声呼哨,向木栅墙围住的木楼飞掠而走。

    被龙牙击败岌岌可危的面具人,听到叫声后疾退丈外,折向飞奔,间不容发地避开龙牙跟踪追袭的一棒,去势如电射星飞。

    “这两个人是精通古武的进化者。”龙牙收起狼牙棒说道,“里面不知是否有份量更重的高手。大人!要不要进去。”

    “非进去不可。”张嘉玥耸耸肩,“反正他们招惹我们在先,已经有登门问罪的借口了。”

    小楼四周,突然升起淡淡的青色烟雾。

    栅门大开,里面像一座小院子,中间是一栋木造楼房,大门却是紧闭的。

    淡淡的青色烟雾,是从楼房四周的地面升起的,没有风,烟雾不易飘散,时间一久,很可能愈来愈浓。空气中可嗅到有点刺鼻的怪味,烟雾一定另有作用。

    张嘉玥目光微凝,取出解毒丹服下,顺手也给龙牙和青秀月两颗。

    “不要往里闯。”张嘉玥拉住了龙牙,“机关陷阱不可不防,犯不着用性命和死的机关埋伏游戏,不让他们笑我们愚蠢,他们就眼巴巴等我们闯进去。”

    “他们没有人露脸,不进去行吗?难道就这样罢了不成,他们不能打了就走而不受惩罚。”龙牙大声说,“他们不是打,而是杀呢!”

    “我有办法要他们出来。”

    “什么办法?”

    “你砍树枝,我找干草。”

    “这……”

    “扎火把,放火。”

    “哎呀!如果形成山火……”

    “不会,这楼建得不错,你看,这楼的四周本来就是防火的空地,就算是烧了也不会引出山火”

    “那……冲进去放火?”

    “不,你忘了我的战魂能力了。”

    “好的,我懂了,我去砍树枝。”龙牙欣然说,“青秀月去割草……”

    “对,风一动愈烧愈旺,而且,必要时用更妙的玩意让他们魂飞胆落。”

    “好,我去砍树枝……”

    两人一弹一唱,用火攻木楼,相当毒。烧起来就不得了。

    里面的人不能不出来了,还真怕用火攻。

    出来了四个人,两个中年夫妇,一个青年,一个少女。青年与少女,已除去了面具,但衣服没换,长剑在手。

    亚裔?

    张嘉玥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你们真敢用火攻?”中年人用英语厉声喝问,大踏步通过院子,出了栅门。

    “要不要试试?”张嘉玥冷笑,“你们都敢动手,我为什么不敢?”

    “大胆。”

    “不大胆敢向安杰里科教堂的老巢里闯?你们两个人袭击我们,是何居心?”

    “我们是何居心?这话问反了吧?看看你们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青年大声说,“这一带不可能有普通人出没,出没的一定不是好路数。”

    别说,三个人的样子也确实可疑,穿着迷彩的作战服,身上带着枪械,子弹,手雷,头上带着草环,脸上涂着油彩。

    “你说的不错,所以你们更不是好路数,你们得还我公道。”张嘉玥嗓门清脆。

    “我来还你公道,用剑还。”中年人咬牙说,迈步上前徐徐升剑,“说出来意,我可以斟酌如何处置你们。这附近不许外人涉足,来的人必定有所图谋。”

    “那就用不着废话了,剑上见真章。”

    张嘉玥右手在左手纳物戒指上轻抚,取出金莲剑迎上,“刚才那位小姑娘的剑术很不错,居然能在我这同伴的逼攻下,支持了百十招,仅气势稍弱而已,可知阁下必定是剑术大师级的人物。我倒是对剑法颇有所好,还不知道是否胜得了你呢?阁下最好不要有所保留,不然凶多吉少。我进招了,得罪!”

    一拉马步立下门户,剑向前徐伸,蓦地一声轻叱,剑化虹疾射,剑气迸发有如龙吟。

    与人交手,张嘉玥向来出手便全力以赴,尤其是从刚才那少女与龙牙的战斗中可以判断出来,这个中年人绝对是一位精通剑强者,任何虚招诱着皆可能失去机先,陷入挨打困境,所以豪勇地全力发挥。

    中年人哼了一声,剑影蓦闪,以攻还攻,看谁能取得中宫长驱直入。

    张嘉玥的剑虹一沉一旋,蓦地风雷乍起,剑虹幻化为一朵朵莲花,从四面八方贯入。

    没听到双剑的触击声,剑花一闪即没,重新幻现时,两人已换了方位。

    一声惊呼,中年人身形向侧方飘出两、三米远。右大腿外侧裤管裂了一条小缝,有血沁出。

    张嘉玥占住了中年人的位置,剑尖遥指惊骇变色的中年人,冷静从容,并没乘胜追袭,亮晶晶的双眼中神光似电,盯着中年人冷冷一笑,用眼神捕捉对方的神情变比,强猛的慑人气势,已吸住了对方的神意变化。

    “你……你一剑便……便伤了我?”中年人大骇,似乎仍然无法接受服前的事实。

    “下一剑,你不会如此幸运了。”张嘉玥冷笑,徐徐向前逼进。

    一声轻啸,中年人的身影倏然而至,吐出第一道闪电,似乎剑的实体已经消失了。

    好快!真的像一道闪电,幻射出一刹那的眩目光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