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是执法还是行凶(第1/2页)崇祯八年

    鸿胪寺此次派来迎接两国特使的是司宾署署丞方用之,官阶为从六品。

    在与林海生交接过之后,方用之按照既定的程序,在自己下榻的客栈中会见了范布隆霍斯特、埃特罗和巴列维特三人,林海生也受邀参加了这次会见。

    鸿胪寺是掌管朝会、筵席、祭祀赞相礼仪的机构,正四品衙门。

    设卿一人,左、右少卿各一人。下设主簿厅,主簿一人,典收发文移。

    其属,司仪、司宾二署,各署丞一人,呜赞四人,序班五十人。司仪署典陈设、引奏。司宾署典少数民族及外国朝贡使臣。呜赞典赞礼仪。序班典侍班、齐班、纠仪及传赞。

    年近四旬的方用之于崇祯七年中试,在礼部观政一年后,因为在朝中没有门路,所以在选官时被打发到了鸿胪寺,一待就是三年多。

    由于这几年大明整体处于内忧外患时期,导致比如暹罗、真腊、占城、三佛齐、渤泥、满次加等视大明为宗主国的小国每年的朝贡也是断断续续,鸿胪寺接待外宾的数量也是大幅下降。

    但随着局势的逐渐转好,得到消息的这些小国也开始恢复了每年正常派使朝觐的事物,尤其是崇祯十一年半年,鸿胪寺接待的外宾明显增多不少,户部下拨供接待所用的银钱也是成倍增加,这让鸿胪寺内部,尤其是司宾署下都是干劲满满。

    朱由检在接到福建巡抚与郑芝龙的联名奏报后,遂遣人告知礼部以及鸿胪寺,要求他们到时候做好接待工作,在了解对方的来意后再视情况派出高官参与谈判。

    在得知西夷特使已经抵达天津卫后,礼部尚书邹维琏遂安排司宾署相关人等赶了过来。

    与林海生待人冷淡生硬不同的是,习惯了与外来宾客打交道的方用之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说话时脸总是带着真诚的笑意,让人感觉非常的亲切,仅此一点,便让巴列维特等人感到非常满意。

    “诸位使节不远万里,从极西之地远涉重洋来到大明觐见我皇明圣,一路可谓是辛劳之际。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本官仅代表我大明皇帝陛下以及大明朝廷,对诸位到来表示欢迎。诸位有何正当需求皆可提出,我大明朝廷自会视情况给诸位一个合理满意之答复!

    今晚酉时,鸿胪寺将于此处客栈二楼设宴,给诸位远道而来之宾朋接风洗尘,到时本官自会安排随员去往贵使下榻之处予以引导,还望诸位拨冗光临为盼!”

    在双方互相介绍过后,风度极佳的方用之坐在主位,一边举目环顾,一边含笑开口道,这种与倾听者目光接触的举动,更容易引起对方的好感和重视。

    由于司宾署多年来从未接待过西洋宾客,所以也没有相应的通事,黄姓通事很荣幸的被留下来作为现场翻译,这让从未接触过京城大官的他也是激动不已,在翻译方用之的话语时也是句句到位,把大明对待外宾的热情和诚意充分展现了出来。

    “方先生,我要提出强烈抗议和不满!两天前,你们明国士兵在码头无故射杀我方使团随员,这件事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你们明国政府在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无法让我方满意,那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黄姓通事刚刚把方用之的话翻译完毕,还没等双方礼节性寒暄这套基本流程走完,埃特罗已经率先大声发难,他这种有些无力的举动让两名荷兰人心里略感不快。

    “呵呵!贵使且稍安勿躁,此事之来龙去脉本官已是略有耳闻;本官以为,此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