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林轩(第1/2页)逆剑狂神

    玄天宗,练剑峰。

    空旷的山地上,数十名白衣少年在练剑,炫目的灵力包裹着长剑,剑锋划破空气,在空中震荡不止。

    不远处,一群麻衣少年痴痴地望着,眼中满是羡慕之色。

    “我要是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就好了,那样我也能学剑练剑,想想就激动!”一麻衣少年说道。

    “做梦吧!人家是玄天宗弟子,而我们是剑奴,怎么可能和他们一样练剑!”

    “想成为玄天宗弟子,简单啊,学林轩就行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众麻衣少年笑成一团,目光却都望向了同一个地方。

    在树林间,有一个麻衣少年,大约十六七岁,脸庞清秀,身子有些单薄,他拿着一柄黑铁长剑,不断的刺出。汗水早已打湿了他的衣衫,可他却浑然不知。

    “林轩?哼,就他这种废物,给他一百年他都成不了玄天宗弟子!别的不说,在我们之中,他就是垫底的,拿什么去成为玄剑宗弟子?”

    “对啊,我听说前些日子他想冲击凝脉境,结果失败,吐血不止,修为更是掉到了炼体三阶,到现在还没恢复呢!”这声音之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就他,这三个月天天都练同一招剑法,而且还是平淡无奇的那种,估计他都练傻了!”

    不少人的声音都很大,林轩听到这些话,心中泛起一丝苦涩,但是握剑的手更加用力了,他绷着一张小脸,继续练剑。

    武道一途,炼体是基础,而凝脉境才算是入门,只有打通体内灵脉,才有机会在武道之路上走的更远。

    “王哥已经是炼体九阶了吧,要是突破到凝脉境,可不要忘了我们啊!”这些麻衣少年看到林轩不为所动,纷纷暗骂一句,然后开始讨好身边的一位少年。

    “那肯定的,王哥再有两个月就能突破了,到时候也许能成为玄天宗弟子也说不定呢!”

    王洋不屑的瞟了一眼林轩,这才说道:“用不了两个月,最多一个月,我就能突破!”

    “真的啊?王哥威武……”身边的这些麻衣少年纷纷拍起马屁。

    “王哥,你看那林轩多么嚣张,不如您教训教训他。”

    王洋心中早就对林轩不满,他看了一眼练剑的白衣弟子们,估摸着离休息的时间还长,这才起身朝着林轩走去。

    众麻衣少年纷纷跟上,准备看林轩的笑话。

    林轩全神练剑,他身子前冲,手中长剑直刺而去,剑光一闪,树干上留下了一道剑痕。

    其实他们不知道,林轩这一招已经练习三年了。从那一天起,他每天都练这一招剑法,无论什么情况,他都没有停止过。

    嗖!一个石子飞向林轩的后脑,响起破空之声,力道之狠,让人心惊。

    林轩身子一倾,险而又险的避过了这一击,他停下身子,有些愤怒的望去。只见王洋带着一群麻衣少年站在不远处,一副要找事的样子。

    “呦,身法不错啊,这都能躲过?”那王洋笑嘻嘻的说道。

    “你有什么事?”林轩握了握手中的长剑,沉声说道。刚才那一下,要是他慢一点,恐怕脑袋上就会多一个血洞,他和这些人无冤无仇,但是他们下手却如此狠毒!

    “听说,你一招剑法练了三个月,想必威力不凡,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林轩冷冷的望向他们,没有言语。

    “怎么,不敢?还是说你练了三个月,一点效果都没有?”王洋十分嚣张的笑道。

    “王哥,给他露一手,让他知道你的厉害!”

    “小子,就让我告诉你什么是剑法!”王洋一步踏出,身上涌出一股凌厉的气息,如同沉闷的火山,随时都能爆发。

    “不愧是炼体九阶,光着气息就让我难受!”不少麻衣少年心惊道。

    王洋冷笑一声,他拔出精钢剑,舞了个剑花,然后一剑刺向了林轩。

    众麻衣少年瞪大了眼睛,想看清林轩无力倒地的样子,他们对这个格格不入的家伙早就烦透了,大家都是剑奴,你装什么大爷!

    林轩叹息一声,有些苍白的手握住了黑色的剑,下一刻,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凌厉。

    拔剑,腾起,刺剑,收剑。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当众人回过神来,发现林轩已经收起了黑铁长剑,冷冷的站着。

    “不可能,这不可能!”王洋惊恐的回头,他的一缕头发被斩断,脖子上更是有一道血痕,丝丝的鲜血正往外涌。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王洋炼体九阶的修为,竟然会被炼体三阶的林轩打败,而且还是一招制胜。

    “这林轩到底是什么人,他练得又是什么剑法?”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怎么回事,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想造反了!”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

    “坏了,玄天宗的弟子要休息了。”众麻衣少年身子一颤,纷纷脸上堆起笑脸,迎上了那些白衣弟子。

    “主人,你渴了吧,这是九夜灵茶,我连夜熬制的!”

    “少爷,秘灵丹,快速恢复体力,您吃一颗。”

    所有的麻衣少年都卑躬屈膝的照顾那些白衣弟子,就连那王洋也不例外,他收起了那副惊恐的表情,快速的朝着一个白衣弟子跑去。

    “主人,您的丹药。”王洋恭敬的说道。

    那少年接过丹药,吞入口中,目光瞥到王洋的脖子,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脖子上的伤怎么弄得?”白衣少年陈风问道。

    “主,主人……”王洋的身子有些发颤,要是让主人知道他输给了一个炼体三阶的人,恐怕他的下场会很惨。

    这时,其他的白衣弟子也围了过来,有的剑奴说出了事情的经过,众人都看向了林轩。

    “一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