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一 神朝将崩(第1/2页)圣墟

    辰东新书《圣墟》注册了,先占个坑,明天开始上传正文章节。

    下面的文不是新书内容,是辰东以前写过的一篇武侠短文,放出来给大家看一看。

    庙堂腐朽,宦官当道,义军纷起,天下大乱,山河破碎,烽火连天,民不聊生。

    神朝垂暮,社稷将崩,诸侯并起,秦、汉、齐三足鼎立,欲改天换日,取神朝而代之。

    身逢乱世,一统江山成就万世基业,还是仗剑而行,笑傲醉江湖?

    一轮银盘高挂,皎洁而明亮。

    山峦起伏,并不巍峨,与几个山村相邻,夜鸟啼鸣,越显幽静。

    月华如水,山地间素淡朦胧,像是有一层薄烟缭绕。其中一座矮山,草木不丰,奇石兀立,只有几株古树伸展枝杈向天,并无几片叶子。

    山顶有一块青石,在月光下流动清辉,有一名少年盘坐在上,****着上身,肌体成古铜色,强健有力,脸如刀削,线条分明,英气逼人,一头如瀑的黑发自然披散。

    他紧闭双目,不动如松,在对月吐纳,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白色的气流从其口鼻间冲出,如龙一样绕体而行发出阵阵雷鸣,让不远处的一株古木都随之剧烈摇动。

    古天舒,自幼开始修行,至今已有二十一岁,吐纳练气,勤修不辍。近两年来他居于桃源村,过着如同隐士一样的生活,很少远离村落,除却进山打猎用以换取生活所需外,修行便是他的全部。

    “嗡”

    整座山峦都一阵颤抖,古天舒吐出最后一道先天精气,化成一道银色的匹练冲上夜空,如龙在盘舞,好久之后才纳回体内。

    余音隆隆,像是一辆辆古战车碾压过天穹,逐渐远去,不远处那株古木终于是被气流震的倒了下去,激起一片烟尘。

    古天舒睁开了眼睛,在夜月下像是打了两道闪电,他的眸光很亮,有年轻人的锐气也有与其年龄不太相符的一分稳重。

    月朗星稀,他长身而起,而后如大鹏展翅,横空而起,向山下落去,通体流传出一片清辉,像是一颗拉着长长尾光的陨星,进入村中。

    桃源村依山傍水,平日间鸡犬相闻,发黄垂髫,怡然自乐,如世外桃源一般。

    然而,近日来却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氛,村民心绪难宁,半个月前,数十里外的一个村子被洗劫,有十几人丢了性命。

    游方道士言,社稷将崩,世道已乱,即便这样偏远的小山村也难以再为净土,早晚会受到波及。

    夜已深,村中很安静,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入梦乡,但是突然间邻村传来一片嘈杂声,鸡鸣犬吠后又有阵阵哭喊,且火光冲天,一片大乱。

    隐约间可见,人影纵跃,刀光剑影,有凶悍山贼入村,四处烧杀劫掠,妇孺无助哭喊,老人悲呼,划破夜空。

    且,有一小股山贼直冲桃源村而来,手持火把,身带利刃,寒光闪烁。

    村人被惊动,惶惶不安,战战兢兢,眼见一条条黑影冲来,莫不胆寒心惧。

    古天舒背负铁剑,一步十几丈,快速到了村外,眼中绽放冷电,张口一声轻叱,一道白色的的先天精气喷薄而出,如一条银龙一样冲去。

    这**名山贼如稻草人一样被击飞,浑身骨头断裂,在空中大口咳血,当落地时全部气绝,丢却了性命。

    古天舒风驰电掣,冲进邻村,前来援救,对山贼无情的挥动手中铁剑,十步杀一人,一朵又一朵血花绽放,不断有人倒在血泊中。

    他隐居在此,深知附近村民的淳朴,对这样烧杀劫掠的凶徒十分痛恨,没有一点手软,剑气千幻,寒光耀眼,冷冽刺骨。

    “爷爷……”一个幼童不过四五岁的样子,守着一具枯瘦的尸体放声大哭。

    老人早已停止呼吸,白发苍苍,以布满老茧的手掌支撑着地,用并不宽阔的驼背将孩子护在下面。

    背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深可见骨,鲜血染红了地面,平日的慈祥笑容早已不在,头颅无力的下垂,白发染着血。

    “爷爷你醒醒,东东只有你,我们相依为命,不要丢下我……”这个孩子哭到嘶哑,稚嫩的小脸上挂满了泪水,院中早已是火光冲天,但他却不肯离去。

    古天舒一阵心酸,乱世将来,人命比草贱,这样偏远的村落都有贼人横行,入村行凶,这已不是第一起,人世几多悲歌也正是由此而汇成。

    “孩子不要哭……”他上前抱起孩童,离开这片火海,将他放在街道上。

    到处都是哭喊声,妇孺老人在无助的悲呼,火光冲天,整个村子一片凄惨,山贼还没有离去,依然在洗劫与杀戮。

    “铮”

    长剑出鞘,在夜空中如一道闪电惊空,古天舒将孩子交给一个惶恐的村民,仗剑杀入那群凶徒中。

    “还有敢抵抗的人,将全村都给我屠个干净!”一名匪首大叫,眼中闪烁凶光,手中刀光森寒,冷气迫人。

    “噗”

    一道血浪冲起两米多高,古天舒一剑将一名贼人斩的尸首分离,一颗染血的头颅斜飞出去六七米远。

    “噗”

    古天舒手中剑光炫目,如一道银河垂落而下,将一名凶徒斜肩斩断,大片的血水与那带着惊恐神色的上半身横飞出去数米,坠落在尘埃与血泊间。

    “所有人都给我一起上,将此人诛杀!”匪首看出了不同寻常,大声喝斥,命令所有人一起来围攻。

    古天舒眼中寒芒闪动,长剑横空,剑光冲天,如一片白茫茫的大瀑布,横断前路,用力一扫,十几人全部被拦腰斩断。

    匪首大惊失色,知道遇上了高手,转身就走,再也不肯停留一步,不过却根本无法走脱。

    一剑寒光照夜空,立劈而下,当场他被立斩为两半,很匀称的两片身子倒向两旁,鲜血汩汩而涌。

    所有入村行凶的贼人都惊恐,转身就逃,但是八道剑光迸发,伴随着一串串血花,仅余一人还为断气,其余全部伏诛在地。

    “孩子,我的孩子……”一名少妇抱着一个身体冰冷的婴儿,赤着脚又哭又笑,而后摔倒在地上,呜呜大哭。

    “老天爷爷啊,你何其不公!”一位老人大哭,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儿子与儿媳还有一个孙女全部倒于血泊中,被大火吞噬。

    “爷爷……呜呜……我们相依为命,不要丢下东东……”被古天舒抱出来的孩童满脸泪水,张开小手,伸向火海,被身后失去所有子女的老人拦住,皆泪水满面。

    古天舒心中一酸,他虽有杀敌之神功,但却无救人之妙术,人死不能复生,他亦无能无力。

    他仔细盘问后,斩掉仅余一口气的那名贼人,背负铁剑大步而去,身后是一片悲哭声,虽有铁血杀敌心,却不忍目睹这一幕。

    在这个深夜,古天舒风驰电掣,身体流动蒙蒙清辉,与天上的日月星辰相呼应,双脚离地三寸高,如一道流光般冲向数十里外的落英寨。

    他自最后一名贼人口中得悉,这股山贼虽然是在近期组成,但却势力不小,背后有人扶持,聚有二百余名亡命之徒。

    山岭很陡峭,易守难攻,但对于古天舒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龙行虎步,猿跃鹰冲,手提长剑,登临落英寨。

    想到无辜的村民,枉死的村人,家破人亡的惨状,他眼中冰冷,只身独剑,自山寨入口向里杀去,刹那间,剑气冲霄,白茫茫一片,照亮整片山巅。

    一声又一声惨叫传来,划破了夜空的宁静,这是一个流血的夜晚,整片落英寨都被死亡所笼罩。

    古天舒一步十杀,怒剑一出,山河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