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希望(第1/2页)杀破狼

    曹春花收到临渊木鸟之后不敢耽搁,交接了手头的事,很快就动身前往两江驻地。

    一靠近驻地,曹春花就觉得一股肃杀气从潮湿阴冷的空中扑面而来,隐隐透着一股硝烟的气味,他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歌也不哼了,人也不挤眉弄眼了,硬是板正了一副人模狗样。只见此地岗哨森严,所有在岗执勤的官兵连一个交头接耳的都没有,处处悄无声息,只有不远处例行练兵的地方喊杀声震天。

    曹春花揉了揉眼睛,一时还以为自己又看到了一座玄铁营。

    刚一靠近驻地,便有执勤卫兵拦下了他,曹春花不敢在顾昀的军威下开玩笑,忙规规矩矩地拿出了军机处开的通行令件,那一排卫兵平均不过十□□岁的年纪,核对令件无误后,既不谄媚也不失礼,出列一人,引着他往帅帐走去,曹春花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方才的卫兵队眨眼便将一人空位补上,一点也看不出缺口。

    引路的卫兵先有点腼腆,后来听说曹春花跟着顾昀一起收拾过北蛮人,这才稍微打开了一点话匣子:“西洋人在大帅手上讨不到什么便宜,正面战场打不赢,这些日子一直围着两江的几个港口打转,不断前来骚扰,我听百夫长说,可能是想跟咱们拼一拼家底,大人,不都说我大梁朝地大物博么,为什么洋人也那么有钱?”

    “别叫大人,我也是个跑腿的,”曹春花摆摆手,又道,“这些事我也不懂,不过听杜公说起过几句,你看他们那些战船,都是专门为了出远海和打海战设计的,当年江南港和大沽港不就是被人家一炮轰开的吗?我军都这样,更不用说那些海上的弹丸小国了,他们踏平一个地方就将那地方彻底‘吃’下去,掠夺当地的物资,开国内开不下去的工厂,逼着俘虏替他们干活,搜其膏血——久而久之,自然有钱。”

    卫兵默默无语片刻,一路将曹春花领到了顾昀帐前,门口的亲卫进去回报,那年轻的卫兵便借这会工夫,对曹春花道:“大人,我以前听老兵说起过去的两江水军驻军,说他们在赵将军手下那会,饷银又多事又少,每天练兵也比其他地方的驻军来得轻松,不当值的时候还能上两岸杏花烟雨里逛逛,就觉得自己生不逢时,倘若是太平年间,指不定也能混上个‘军爷’了呢。”

    曹春花回头看向他,那小卫兵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今天听您这么一说,才觉得自己见识短浅,拿得起刀剑的人,想来总比被人赶着的猪狗幸运。”

    正这当,帅帐亲兵出来道:“曹公子,大帅请您进去。”

    曹春花回过神来,迈步走进帅帐中,一眼便见到顾昀鼻梁上戴着一片格外骚气的琉璃镜,镜片后面的雕花镂空花样喧宾夺主,从鼻梁一直缭绕入鬓,几乎遮住了他小半张脸,不像片琉璃镜,倒像个面具。

    曹春花愣了愣,心里第一反应是“大帅眼睛怎么了”。

    可是帅帐中在说正事,曹春花一时没敢上前打扰。

    沈易和姚镇都在,姚镇正在念一封西洋人来信:“那洋毛子说他们是本着友邦和谐之心,十分诚意来询,可否将江南四郡划为往来区,允许驻军自治,保护洋商利益,来日该地可以成为双方海运通商的纽带……哦,他们还说自己深爱这片土地,不想让大好沃土再受战争荼毒。”

    沈易:“昨天还三郡,怎么今天又加了一处?”

    姚镇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可能是因为‘深爱’?”

    “去他娘的。”顾昀脸上挂着斯文又骚气的琉璃镜,话却说得不似善类,“瞎爱什么?轮得着他爱吗?”

    沈易:“……”

    简直没法接话。

    曹春花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沈易忙冲他招手道:“小曹来了!等你好久了,快过来跟先生说说,咱们那‘铁长虫’什么时候能建好?”

    “唉,沈先生您叫得真难听……很快了,”曹春花轻快地回道,“咱们最不缺的就是干活的人手,北边几段已经基本弄好了,南边这一段更好,入了冬也不必停工,到时候几部分一接通,蒸汽车就能从京畿跑到江边了。我听杜公说,要是顺利,最快年底之前就能成——对了,大帅怎么戴起琉璃镜了?”

    “好看吧?”顾昀冲他一笑,那桃花似的眼角简直要飞起来了,厚颜无耻地说道,“前两天摔了一个,这回找人换了个框,专门请扬州府的名手亲自雕的,实在舍不得藏美,只好每天戴出来给大家伙看看。”

    沈易胃疼道:“哎哟我的大帅,您还是好好藏着吧,咱们这些肉体凡胎的眼实在不配这么美。”

    顾昀无视了他,转了转脸来让曹春花全方位地看了个清楚,信口开河道:“实在不行,我就亲身上阵耍美人计,百万雄师恐怕对付不了,三两万总没问题,是吧小曹?”

    曹春花的脸“刷”一下红了。

    沈易和姚镇各自把脸扭到一边,简直不能直视。

    “你来的正好,”顾昀一跃而起,伸手揽住面红耳赤的曹春花肩膀,将他推到沙盘前,“我这正好有点事非你不可,想托你跑一趟腿,帮我个忙吧。”

    顾大帅别出心裁的“美人计”对西洋人管不管用另说,反正对曹春花是很管用的,他那脸顿时又红上了一层楼,脖子后面出了一身热汗,感觉顾昀不管跟他说什么他都能“好好好”地答应下来。

    等曹春花晕晕乎乎地从帅帐中出来时,才狠狠地激灵了一下——慢着,雁王不是派自己来照顾大帅的吗?

    怎么他才刚落脚,三言两语就被大帅糊弄到西南边境去了?

    方才顾昀还特意告诉他此事机密,走出帅帐就要烂在肚子里,连军机处都不要知会……

    这让他回去怎么交代!

    沈易亲自安排了失魂落魄的曹春花,这才转回来找顾昀,姚镇已经回去了,帅帐中灯光晦暗得很。顾昀将自己两条长腿架在旁边一条板凳上,双手抱在胸前,不知在想些什么——他自从开始听不见之后,少了好多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烦扰,很容易就专注到自己的思绪中。

    沈易推门进来带起的凉风惊动了他,顾昀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安排好了?”

    沈易一点头,问道:“你到底是真想用小曹,还是怕他给雁王殿下通风报讯?”

    “我是那么公私不分的人?”顾昀一挑眉,然而还没等沈易愧疚抱歉,他又道,“都有。”

    沈易:“……”

    真是没见过公私这么分的人呢。

    “咱们这一开战,朝中必然生变,他那个情况本就不该太劳神,如今这种情况也是迫不得已,我这里这一点小差错,还是别让他再分心了。另外小曹这个事也确实得找个机变又信得过的人去办,”顾昀说道,“对面那老头不是觉得他自己一路沿着海打过来很牛吗?我就让他看看将和帅的区别。”

    沈易整个人被他这番话说得一分为二:左半边作为玄铁营旧部,恨不能跟着自家主帅肝脑涂地,右半边又让顾昀这番真心诚意的大言不惭恶心得直起鸡皮疙瘩——再一次无言以对,只好哀求道:“子熹,你就算要瞎,能换一片正常的琉璃镜吗?”

    顾昀披甲整装准备出去巡营——主帅每日点卯似的亲自巡营,也是两江大营的特色,哪怕他瞎。

    “我不,”他一本正经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