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娘 们敢打老子!(第1/2页)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臭娘 们敢打老子! 

    刘海瑞说道:“我也是柔然听见唐秘书长在一旁说的,对了,老侯,你说那个菜单是王书记审过的,我看他好像是知道朱省长不吃海鲜的啊?”刘海瑞突然想起来今晚的酒局上,刚一坐下来开始动筷子,王乐际就挑着其他食物殷勤的夹给朱省长,夹了几次,从来没有去动过海鲜,好像对朱省长的口味很了解,既然是这样,为什么王乐际那老家伙看过菜单而什么都没说呢?

    侯俊山听了刘海瑞的话,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然后忍不住骂了一句:“他娘的王乐际,竟然这么害老子,老子还以为他不知道呢,原来他早就知道朱省长不吃海鲜了!”

    侯俊山看到的这只是表面现象,刘海瑞知道王乐际真正的用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想利用这件事来给自己和朱省长之间制造矛盾,让朱省长对他产生看法。不过看到侯俊山那么愤愤不平的样子,他并没有点破这个谜底,只是微微的一笑,心想让王乐际因为这件事得罪了侯俊山,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侯俊山这边以后就会死心塌地的站在自己这边了。

    “好了,这件事就不要再说了,反正也没出什么大篓子,不过,老侯啊,你以后既然负责招待这一块,也要多用点心啊。”刘海瑞说道。

    侯俊山忙点头说道:“是的,刘书记,我保证今天的事情不再会发生了。”通过这件事,侯俊山是越来越佩服这个年轻人了,果然是一块当大领导的料,遇到了那样的事情,竟然还会把责任揽到自己一个人身上,不至于让该负主要责任的自己难堪,确实是有水平,上面能够让他来当代书记,的确是没看错人。

    “不过刘书记,我真的很佩服你,今晚我站在住省长面前腿都发软了,没想到您会把责任全部揽去。”侯俊山一脸佩服地笑着说道。

    刘海瑞忙说了几句谦虚的话之后,看了看手表,说道:“老侯啊,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别耽误了明天的工作。”

    侯俊山这才起身说道:“那刘书记你还不走啊?”

    “呵呵,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你先走吧。”刘海瑞说道。

    侯俊山便跟刘海瑞打了招呼,离开了他的办公室。等办公室里剩下了刘海瑞一个人后,他现在的心里不但不为王乐际今天给自己下的套子感到生气,反而是有些兴奋,通过这件事不但让自己在住省长面前展现了一把,而且还将侯俊山完全拉拢了过来,肯定让自己在区里其他领导眼里的权威更加巩固了一些。

    不过他现在还只是代书记,离真正的书记还有半步之遥,他开始在心里默默的念着,代书记啊代书记,什么时候才能扶正呢?

    琢磨了一会儿今天的事情,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左右了,一阵困意袭来,刘海瑞打了个哈欠,也有些瞌睡了,站起身刚从椅背上拿起外套准备回去,突然手机‘滴滴滴’的响了起来。

    刘海瑞听到手机响,先是一阵疑惑,心想这么晚了谁还打电话啊?一边想着一边掏出手机一看,这才发现是小美女金露露打来的电话,他顿时想到了小美女怀孕的事情,昨天下午本来是想和她一起回去向金书记和金阿姨说这件事的,但是由于朱省长突然下来调研工作而临时耽误了,现在突然回想起来,刘海瑞心里就有些后悔了,昨天还是因为看到那个男人在产房外面兴奋的样子而有些激动了。突然刘海瑞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迟疑了一会儿,才按下了接听键:“喂!老婆,怎么还不睡觉啊?”

    “你在哪里啊?”金露露在电话里淡淡地问道。

    “我在办公室里,正准备回去睡觉呢。”刘海瑞如实地回答道。

    “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办公室里?”金露露疑惑地问道。

    “刚陪朱省长吃完饭送走了他,和其他领导谈了点事情。”刘海瑞老实地回答道,“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我睡不着。”金露露的语气听起来不是那么兴奋。

    刘海瑞笑眯眯地问道:“是不是想我了啊?”

    “嗯。”金露露揉揉的回答道。

    刘海瑞突然觉得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对劲儿,于是就问道:“老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我……我……”金露露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刘海瑞意识到她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随即就赶紧追问道:“老婆,到底出了什么事,快点给我说一下。”

    “我……我把孩子……打……打掉了。”金露露终于强忍着心里的痛苦,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刘海瑞心里先是咯噔了一下,这其实就是他刚才所担心的事情,刚才还在想因为昨天太过冲动而有些犯迷糊,其实从他心底来说,现在根本还不想结婚,更别说要孩子了,突然这个让他不知所措的事情就这么迎刃而解了,按理来说他应该是感到高兴才行,可是对着小美女他哪里敢高兴呢,在电话里这边沉默了一会儿,用很凝重的语气问道:“……为什么?我们不是说了要生下来吗?”

    “我知道你昨天是一时冲动才那么说的,我后来好好冷静了一下,想了想,我们现在还小,我不想让孩子成为你的累赘,我也不想这么早就要孩子的。”金露露苦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这就是刘海瑞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只是在他没有说出来之前,却被露露做了出来,这让他情何以堪啊,只能是假装出一幅很痛苦的样子,很生气地说道:“露露,你干嘛这样做啊,我都说了我们去找你爸妈说这件事,你……你怎么能这么傻呢……”

    “没关系的,我等你来市里了,我们再结婚好吗?我这辈子就是你的小尾巴了,你可别想着甩开我呀!”金露露听见刘海瑞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反而安慰起了他。

    这让刘海瑞的心里很是自责,他搓着脑袋沉沉的‘哎’了一声,随即问道:“你现在在哪儿?我过去找你。”

    “这么晚了你别过来了,路上结冰了开车不安全的。”露露不想让刘海瑞大半夜的过来,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那痛苦的样子。

    “不行,我要过去,你在单位宿舍还是在家里?我现在就过去找你。”刘海瑞坚持要过去,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能够体会到露露现在的心情,如果他还不过去的话那真就是禽兽不如,也会让露露对他到底是否爱她产生怀疑的。

    金露露坚持不过,最后只好同意让刘海瑞过来,在电话里叮嘱他路上开车慢点,挂了电话,刘海瑞神色凝重的点了一支烟,穿上外套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办公室。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王乐际办公室里的灯光还亮着,但是他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别的,开上车就朝市里的省委总工会驶去了。

    在去的路上,刘海瑞的心里很乱,按理来说孩子打掉是他心里真实的想法,可是当这个事情被金露露连和自己商量都没有商量就做出来以后,却让他有不一样的感受。一个女孩为了他的事业和前途,宁愿牺牲掉爱情的结晶,这让他不得不相信小美女才是真正爱自己的那个女孩,想想自己之前的那些想法,从来没有想过和她能够走到一起,之所以那么拖着,也只是想利用她来获得金书记的赏识,以便在仕途上能够走得更顺利一些,现在想来,刘海瑞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对露露的态度真的是太混蛋了,常常是十天半个月不会主动联系一次,偶尔有用得着她的地方了才会厚颜无耻的去联系她。寒冬的夜里,城里已经完全进入了睡眠状态,一栋栋大楼上偶尔会有亮着的灯光,开车行驶在这安静的夜晚,刘海瑞的脑袋越来越冷静,他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对露露好一点,经过了这么多大风大浪,接触过这么多的女人,他现在也逐渐明白了,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还不如找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毫无疑问,露露是喜欢他的,虽然她从小娇生惯养长大,性格有些火辣,可是没有怎么受到世俗污染的她,本性是很善良也很纯洁的,对他的爱也是发自内心而不掺杂任何念头的。

    尽管路上有些结冰,但刘海瑞一路上还是将车开的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省委总工会,电动栅栏门已经关上了,只留着一人宽的通道,刘海瑞将车停在了路边,下车后就急急匆匆的冲了进去,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金露露的房间门口,心急如焚的敲起了房门。

    露露知道是刘海瑞来了,问也没有问,就走过来打开了门,门一打开,刘海瑞看到站在眼前穿着睡衣的小美女,看到她的脸色有些蜡黄,整个人显得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神情很憔悴,心里一阵愧疚,不由分说的就一下将她揽进了怀里抱住了,带着哭腔说道:“你怎么这么傻啊!”

    “别这样,小心被人看见了。”露露还是装出一副很坚强的样子,娇羞的笑着,挣扎从他怀里出来,赶紧关上了门。

    刘海瑞看着小美女假装坚强的样子,心里一时间五味陈杂,更不是滋味儿了,一脸自责地说道:“老婆,你怎么这么傻啊,不是说好了去向你爸妈说我们结婚的事情吗?你怎么不给我说就把孩子做掉了啊?”

    露露看着刘海瑞那难过的样子,心里涌起了一丝暖意,用那双大眼睛看着刘海瑞说道:“我不想影响你的工作嘛,再说了我觉得我们现在还小,这么早就要了孩子对你和我都不好。”

    两个人在床边坐了下来,刘海瑞无奈地摇了摇头,点了一支烟抽着,斜睨了一看坐在身旁的小美女,看到她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真他妈不是滋味儿,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难受过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做掉孩子算是解除了他的后顾之忧,可是现在这种感觉却让他觉得很不是滋味儿,他狠狠的在脑袋上拍了一把,自责地说道:“都怪我,都怪我昨天有事离开了,要不然我昨天下午就已经向你爸妈说咱们的事情了。”

    露露看着刘海瑞那愧疚的样子,将身子靠在了他的肩上,安慰着他说道:“你就别难受了,这又什么呀,只要喜欢我就行,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可别想着不要我呀!否则我饶不了你,嘻嘻……”

    刘海瑞心里一阵心酸,一把将露露搂在怀里,发自肺腑地说道:“老婆,我不会不要你的,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了。”

    “你对天发誓。”露露扬起一双大眼睛说道。

    刘海瑞随即举起右手一脸郑重地说道:“我对天发誓,我要娶你当我老婆!”

    “好了啦,我开玩笑的,我相信你。”露露咯咯咯地笑着将刘海瑞举起的右手拿了下来,伸出双臂轻轻环抱住了刘海瑞的腰身,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这一刻让她觉得很幸福,这些话从从这个从来都是那么不正经的男人口中说出来真是太不易了。

    两个人就这么紧紧拥抱在一起过了很长时间,才一起上床睡觉了,躺在床上,两个人又聊天聊到了很晚,小美女或许是因为做过人流手术,身体有些虚弱,最后睡着了。而刘海瑞却一整晚都没怎么睡着,毕竟一个小生命就那么被扼杀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现在越来越喜欢小孩子了,曾今看到小孩子就觉得烦的他,现在对露露突然做了人流手术打掉了两人的爱情结晶,心里觉得很难受。

    第二天他早早的就睁开了眼睛,看看身边依偎在自己怀里睡得很安详的小美女,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七点钟了,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搭在自己腰上的胳膊拿开,悄悄的溜出被窝下了床,为她盖好被子,走进卫生间里随便洗漱了一下,穿上外套就溜了出去。

    在省委总工会外面的早点摊上带了很丰盛的营养早餐,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发现露露已经起来了,推开门的时候,她正躲在被窝里露出了一张有些憔悴的脸蛋,一双大眼睛盯着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色。

    “你起来了啊。”刘海瑞冲他笑了笑,将早餐放在桌上,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来,露露就将头枕在了他的大腿上,他摸着她热乎乎的脸蛋说道:“起来吃早餐了。”

    “我今天好困啊,不想上班了。”流露扬起眼睛撒娇似地向刘海瑞说道。

    刘海瑞知道做人流手术对身体的体制损伤不小,于是就说道:“那你今天就别上班了,躺着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露露笑嘻嘻的点了点头,“我要吃东西。”

    刘海瑞便起身过去将早餐拿过来,一口一口喂着她吃,看到她像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也许和这种天真烂漫心智未熟的女孩在一起生活,才不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矛盾产生。

    喂着小美女吃了点早餐后,刘海瑞看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想着自己大白天的呆在人家省委总工会的女职工宿舍里也不太好,要是被人知道了传到金书记耳朵里去,肯定会觉得他上班时间不务正业到处乱跑。

    “老婆,你一个人休息可以吗?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上班了。”刘海瑞试探着问小美女。

    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后,小美女也的确是长大了,她点了点头,说道:“你回去上班吧,我睡一下就好了,也没什么事。”

    “要是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保证随叫随到。”刘海瑞尽量开着玩笑,让两人之间的气氛活跃一些。

    “嘻嘻,知道了。”小美女可爱的笑了笑,看着刘海瑞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又冲他笑嘻嘻地说道:“要努力工作,不要让我失望哟。”

    刘海瑞回过头来愣了一下,随即来了个立正敬礼,说道:“老婆,遵命!”

    “咯咯咯……”刘海瑞俏皮的举动逗得小美女忍不住发出了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在她开朗的笑声中,刘海瑞怀着一丝沉重的心情打开房门东张西望了一番,悄悄溜了出去。

    回到单位,在办公室里坐下来,刘海瑞想着和小美女的事情,也没什么心思工作,泡了一杯茶水就坐在办公室里面发呆。

    “咚咚咚……”不知过了多久,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刘海瑞这才回过神来,坐直了身子说道:“请进。”

    办公室门的咯吱一声被推开,一个脑袋谈了进来,刘海瑞这才看清楚是小保姆李双飞,看着她那漂亮的小脸蛋,就疑惑地问道:“双双,有什么事吗?”

    “外面有个男的找你。”双双冲他笑着说道。

    “哪个男的?”刘海瑞有些好奇地问道。

    双双说道:“他说是你的大学同学,让他进来吗?”

    正在刘海瑞感到疑惑的时候,一个声音就传来了进来:“老二,是我啊,磊子啊。”声音刚一落下,磊子的脑袋就从李双飞的身后闪了出来。

    “磊子啊。”刘海瑞看到是老同学巨磊,赶紧站了起来,自从那天晚上两个人一起去夜总会逍遥被公安抓了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李双飞见刘海瑞认识他,也没说什么就识趣的离开了。

    巨磊随即推开门笑着进来,一边打量着刘海瑞的办公室,一边说道:“老二,不错嘛,到底是当了领导啊,这办公室可真够宽敞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呀!”

    “坐吧。”刘海瑞招呼着他在沙发上坐下来,拿了一盒软中华给磊子发了一支,自己也点上了一支,随即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来,笑着问道:“你小子怎么找到这儿来啦?”

    “混得不错嘛。”磊子依旧环顾着办公室里的摆设,所答非所问的笑着说道。

    “问你话呢,你小子怎么跑这来了?”刘海瑞吸了一口烟笑着问道。

    磊子翘着二郎腿笑道:“闲着没事儿过来看看你呗,还真是混得不错啊,挺像那么一回事儿的。”

    “你小子少损了,哪有你混得好啊。”刘海瑞谦虚地说道。

    “靠,我们做生意的还不是得巴结你们这些当官的啊。”磊子这倒是一句大实话。

    “呵呵,最近你小子在忙啥呢?”刘海瑞笑了笑问道。

    “瞎忙活呢。”磊子随口说道。

    “那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了?”刘海瑞笑着问道,心里已经猜到这小子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果然不出所料,磊子倒也没拐弯抹角,而是直接说道:“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今天兄弟我找你是有点事儿想让哥们你帮个忙。”

    “什么事儿你说吧?”刘海瑞问道。

    “是这么一回事儿,我们河西二建也想在咱们区里开发个楼盘卖卖,不过现在这地皮不好找啊,哥们你看能不能给运作一下?”磊子直言不讳地说道。

    听到磊子的话,刘海瑞就显得有些为难了起来,吸了一口烟,笑呵呵地说道:“磊子,别的忙都好说,这个事儿哥们还真帮不上忙啊,区里现在地皮很紧张,你是干工程的,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地皮不好拿,要是好拿的话我还会跑过来找你呀!”磊子作为刘海瑞大学时的好哥们,根本没把刘海瑞当做领导来看,说话一点也不讲究分寸,“不过你怎么说现在也是产霸区里的一把手了,运作一块地皮还不是小事一桩啊。”

    那天被民警抓的事情,刘海瑞的确还欠这小子一个人情,这个忙不帮吧,又怕以后两人的关系会搞砸了,要是帮吧,现在地皮的确不好运作,毕竟手续太复杂了,而且很多大的房地产开发商都看中产霸区的发展前景,在地皮还没挂牌出售之前就已经到处找关系运作了,竞争非常激烈,刘海瑞琢磨了一下,问他:“你们准备做什么项目?”

    “开发个高档楼盘,也用不了多大,只要你肯帮哥们,以你现在的身份,肯定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磊子说道,在他看来刘海瑞作为产霸区一把手,这点忙还是能帮上的。

    刘海瑞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区里的确还是有几块地皮,不过国土上现在一直捂着还没挂牌,也是想卖个好价钱,看在老同学的面上,又欠这小子一个人情,那就说说看吧,于是刘海瑞显得勉为其难的沉思了一会儿,说道:“磊子,要不这样吧,我先问问国土那边,要是有情况我给你打电话,你看这样总成了吧?”

    “这成,那哥们先谢谢我们的刘大书记啦。”磊子作揖哈哈大笑着说道。

    “你小子少来这套。”刘海瑞笑了笑说道。

    这个时候一个工作人员敲了敲门进来,将一份文件放到了刘海瑞桌上,磊子见状便笑着说道:“那行,看你公务这么繁忙,兄弟我也不打扰你了,我就先走了啊。”

    “行,你先去吧,有情况我给你打招呼。”刘海瑞笑着起身将磊子送到了办公室门口,看着他下了楼之后,关上门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心里暗暗骂道,妈了个巴子的!早知道这小找我是这事儿,那天就不应该去见他!现在还弄得欠了他一个人情,不帮这个忙的话还说不过去了。

    在办公桌前坐下来,想了想后,刘海瑞拿起座机给区国土分局的领导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最近即将要挂牌的地皮情况,特意打招呼让留一块地皮,国土局的领导自然是欣然的答应了。

    打完电话,刘海瑞随即拿起桌上那份文件批阅了起来,忙了一个多小时后,刘海瑞起身走到文件柜前将那份文件塞了进去,看看档案柜里已经塞满了各种文件,本想把一些没用的东西处理掉,但看看这些文件还真没有一份是不用的,扔了也怪可惜的,所以打算拿几个档案盒装起来。

    在综合室找了找,已经没有档案盒了,刘海瑞便来到了机要室,心想这里肯定有档案盒吧。他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声,刘海瑞还以为没人在,便随意的拧了一下门把手,结果门开着,刘海瑞往里面一看,只见小保姆李双飞正在低头整理着手中的文件。

    刘海瑞心想,奶奶滴,有人干吗不做声啊!如果不是他‘手闲得慌’宁了下门把手,那肯定会调头就走了。

    “双双。”刘海瑞笑着说道,“敲门怎么不做声啊?” 

    小保姆抬起头一看见是刘海瑞,笑着说道:“没听见,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刘海瑞笑眯眯地说着话走了进去。

    “切,多长时间都不理人家了!”小保姆用暧昧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嗤之以鼻地说道。

    “最近工作太忙了,疏忽了你这个小妖精。”刘海瑞走上前去靠在办公桌边,冲她坏笑着说道。

    “我还以为你把人家给忘了呢!”小保姆娇羞地看了一眼刘海瑞说道。

    “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呀。”刘海瑞笑眯眯地说着话,随即俯下身凑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我昨晚还梦见我们那个啥了。”

    “讨厌!”双双娇羞地翻了个白眼。

    看着美女那羞答答的样子,刘海瑞还真有点想和她那个啥了,最近这一段时间的确是有点忙,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和这个小妖精快活一下了,他色迷迷地盯着她胸前那两个高耸看了看,趁着她不注意,就在上面摸了一把。

    “哎呀,讨厌死了!”小保姆被刘海瑞的突然袭击弄得满脸通红,撒娇似地瞪了他一眼。

    “那个啥,一会儿没事儿了来我办公室里,咱们好好聊聊。”刘海瑞笑眯眯地说道。

    小保姆红着脸暧昧地看了一眼刘海瑞,没有回答他这句话,算是同意了,就在这个时候,刘海瑞突然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传来,赶紧站直身子,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地问道:“小李,有档案盒吗?给我拿几个吧。”

    双双看到刘海瑞那假装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说道:“在墙角那边,你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