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远之计还是留下来(第1/2页)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长远之计还是留下来 

    “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现在当了产霸区一把手,这么年轻的厅级干部可是很少见的。”柳雪梅发现自己说得话过于沉重后就换了个话题,她也一直对刘海瑞这个年轻人挺佩服的,一般领导选择地方一把手,都会看一个重点,那就是这个人的工作经验,或者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在这个圈子里呆的时间长短,因为一个不懂这个圈子里一些潜规则的菜鸟用起来会很麻烦,也会坏很多事情。

    “算是侥幸吧,我也就是老老实实的干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其他的也没多想。”刘海瑞慢慢轻描淡写地讲着自己当上产霸区一把手的这个过程,当然其中很多不能说的东西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嗯,你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年轻人,懂得抓住每一个机会,这个潜质非常好,特别是在官场这种地方,不过你想继续在这个圈子里面走下去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这里面还有很多东西都是无法用语言来说出来的,必须要自己亲自去体会才会懂得,这是个复杂的圈子,也是一进去就出不来的地方,呵呵,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工作,你就回去吧,今天谢谢你能陪我聊天,真的,今天和你聊天挺愉快的。”柳雪梅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快十一点多了,便站起来对刘海瑞说道。

    “我也一样,雪梅姐,你现在搬过来住了还是?”刘海瑞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还没有,今天刚把东西搬过来,晚上还得回去住。”柳雪梅说道。

    “那我送送你吧?”刘海瑞便殷勤地说道。

    “呵呵,你还挺有心的,好吧,反正也不远,顺路。”柳雪梅笑了笑,算是接受了刘海瑞的好意。

    “小刘,你觉得金书记的女儿是个怎样的女孩呢?”柳雪梅突然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你说的是哪方面?”刘海瑞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问道。

    “哪方面都行。”柳雪梅笑了笑,继续往前走着。

    “哦,她现在不是在省委总工会工作吗,不过我觉得她那种性格不适合在这个圈子里工作,她太纯洁了,没有心机。”刘海瑞便随便找个话题说道。

    “呵呵,也是,不过小姑娘的性格有点古怪。”柳雪梅笑了笑说道,她虽然和金露露不怎么熟,但是去金书记家里拜访的时候见过她。

    不一会儿,刘海瑞就将柳雪梅送到了,看着路灯并不是很亮的楼层,就说道:“我送你上去吧,晚上一个女人不安全。”

    “你倒是真挺有绅士风度的,好吧。”柳雪梅也很爽快的笑了笑。

    柳雪梅的家在三楼,到了门口,柳雪梅转头眼神暧昧地看着刘海瑞问道:“要不要进去坐坐?”

    “不了,太晚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走了,再见,雪梅姐。”刘海瑞连忙摆手说道。其实他心里倒还真是想进去,但是知道柳雪梅家里有保姆,办起事儿来也不太方便,再说现在柳雪梅正和市长张德旺暗中较劲儿,自己和她最好不要走得太近,以防被张市长当成敌对势力了。

    “那好吧,海瑞,我就这样叫你吧,记住,工作时间我是领导,但是在私底下我希望我们能是朋友,我很希望有一个可以谈心的朋友,就像是今天晚上一样,我觉得很轻松。私底下我就是你雪梅姐,但是别忘了,平时工作中接触时,我还是柳副书记。”在刘海瑞准备下楼的时候,柳雪梅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个刘海瑞当然懂了,领导就必须有领导的样子,假如哪天刘海瑞突然在市委大院里对着柳雪梅大叫一声雪梅姐,估计全大院的人都会大吃一惊,而且柳雪梅的领导威严也会因此全无,这也是即使金书记把他当成了未来女婿,但是在工作上和金书记接触的时候,他还是将金书记单纯的看成一个高级领导一样。

    “这个我知道,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我还怎么在官场上混呢,好了,雪梅姐我先走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话打我电话就行了,只要是你的事,我一定不会推辞的。”刘海瑞笑呵呵的向柳雪梅表了态,挥了挥手就下了楼去了。

    柳雪梅站在原地看着刘海瑞的背影发呆,直到刘海瑞的背影完全消失在昏暗的灯光下才回过了神来,心里不由得暗想,自己怎么像个小姑娘一样突然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呢,随即自嘲的似的笑了笑,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刘海瑞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刚才和柳雪梅的聊天内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着魔一样,对这个漂亮知性的市委副书记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坏坏的笑了起来,心想还是自己对熟 女有着特殊的兴趣爱好的心里在作祟。不过在刘海瑞所接触的那些女领导之中,能和柳雪梅相提并论的官场女性,除了挽回自己政治生命的苏姐,以及对自己仕途提到帮助作用的吴姐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女人了。这几个官场女强人真是那种万里挑一的熟 女,不单单是身材模样以及性格都很出众,更重要的是身上有一种普通女人所不具备的知性、典雅的强大气场。奶奶滴!什么时候能再上一次柳雪梅就好了!刘海瑞想起自己曾今趴在柳雪梅胯下充当太监角色的情形,心里就有些痒痒。

    一路上想入非非的回到的住的地方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左右了,打开门后客厅的灯还亮着,房间里安静的鸦雀无声,范滨滨显然已经是睡着了。这天下午与小美女金露露在省委总工会的宿舍里刚放了一炮,他就悄悄钻进卫生间里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又蹑手蹑脚悄悄钻进房间里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今天下午和金露露在床上颠鸾倒凤的画面,连他自己都觉得像是做梦一样,原本他有很多机会可以拿下金露露,但因为顾虑到后果一直强忍着,但这次因为金露露的主动投怀送抱,让他终于是完成了梦寐以求的夙愿,得到了省委书记家千金小姐的处子之身,但是他知道,自己既然得到了小美女的第一次,那么就必须要负责,这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至少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能十天半个月的冷落了她不闻不问,脑海中想着小美女那纯真刁蛮的模样,刘海瑞心里想着其实娶了小美女做老婆倒也不错,虽然她不是那种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姑娘,但单纯的她至少没有什么坏心眼,不像其他女儿一样有那么多心机,再加上她身为省委书记家的千金大小姐,娶她当老婆,除了不能满足自己对选择老婆那些条件外,其他方面倒也不错,想到这里,刘海瑞就心血来潮的拿起了手机,嘴角扬起一丝坏笑,给金露露发了条短信过去:露露,睡了吗?还痛不痛?

    就在刘海瑞坏笑着发完短信,刚拿起一支烟出来的时候手机就滴滴滴的响了起来,刘海瑞暗道,这丫头也太快了吧?难道一直拿着手机在等自己的短信啊?不过想到金露露的性格,刘海瑞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打开短信就见金露露回了一条短信过来:你还知道问我痛不痛呀,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了呢,男人都是一个德行,穿上裤子就不记得自己脱掉裤子之后做的事情了。

    刘海瑞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条短信,心想奶奶滴,是你要给老子的,又不是老子霸王硬上弓强 奸了你。不过幸好自己这会儿发了信息过去,不然以后的日子可真就不好过了,刘海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又回复了一条短信过去:对不起,金大小姐,又不是我非要的,不过说真的,还痛不痛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要不然明天带你去医院看看?

    “你是猪头啊,这个只是正常的情况好不好,谁脑袋被门挤了还要去医院看这个啊,不过我请了假,明天不去上班了,一个人挺无聊的,明天你下班后带我出去玩,还有,这个周末必须无条件的陪我。”金露露的短信很快就回复了过来。

    奶奶滴,真霸道啊!刘海瑞看着短信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回了句:遵命,老婆,以后我就是你的私人三陪了,要不干脆当我老婆算了!

    刘海瑞按下了发送键,然后得意洋洋地想着小美女看到这条短信时那害羞的样子,点上一支烟长长的吐了一口,心里又忍不住感慨了起来,今天这一天倒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啊,小美女被自己给破瓜了,金书记选择了别人去支持高工区的工作,又意外遇见了市委副书记柳雪梅。

    “你想得美,本姑娘难道是你这小子配得上的?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我馋死你,不说了,我睡觉了。”金露露的短信回过来,刘海瑞笑眯眯的看了看,抽完一支烟,也就熄灭等睡觉了,躺在床上心里想着不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事情,真是世事难料啊,他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忍不住和金露露突破了那层关系。

    金露露一只手拿着手机,细细的看着上面的短信,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与刘海瑞突破那层关系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要说她不后悔那是假的,一个女孩子把自己坚守了多年的贞操就这么不清白的交给了一个男人,换谁心里都会难受的,但是难过归难过,金露露觉得事情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坏。她承认自己昨晚太过冲动,因为酒精的刺激和想挽留住刘海瑞的心,使得她有些失去了理智。但是刘海瑞这小子倒也挺关心她的,这让她的伤心变成了一片温情。小美女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女人一旦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一个男人就会潜意识的把这个男人当做自己的守护神,起码她现在躺在床上脑子里面想的全都是刘海瑞那张英俊中带着一些痞子气的样子,回想起刘海瑞对她说“我会负责,你是我的女人”那句话的时候,小美女的心里便涌起了一丝甜蜜的滋味,脸上随即不由自主的感觉有些火辣辣的,刚脸上挂着甜滋滋的笑容翻了个身,就感觉到下身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弄的她不由得皱起了秀眉,在心里嘀咕了起来,该死的刘海瑞,就不知道温柔点,第一次就那么粗鲁,弄得人家现在痛死了,像头蛮牛一样。小美女一边在心里埋怨着刘海瑞,一边在幸福的笑容中甜蜜的睡去了。

    第二天一上班,刘海瑞刚坐下来,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见是范江海打来的电话,知道这家伙一定又是要打听自己的事情了,他迟疑了一下接通了电话,“喂,江海,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刘书记,你不去高工区啦?”范江海直奔正题地问道,显然,在省宣传部工作的他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所以就赶紧打了电话过来确认。

    “呵呵,江海,你不愧是搞宣传工作的啊,消息这么灵通啊。”刘海瑞笑呵呵地说道,虽然委婉的承认了。

    “刘书记,那你要是不去高工区了,那我的事情还有希望吗?”范江海言语之间充满了担心的味道。

    刘海瑞就知道这家伙打电话过来是为了这件事,他随即‘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办的,那你既然都知道我不过去了,肯定也知道省里会派谁过去吧?”

    “我听说是梁少波?”范江海试探着问道。

    “没错,是他。”刘海瑞笑了笑说道,“那个啥,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一起去给即将上任的梁区长祝贺祝贺。”

    既然自己的仕途掌握在梁少波手里,那梁少波被提拔以后,去吃顿饭、喝顿酒的表示一下恭贺,这也是正常的‘工作程序’。

    “那……这就五晚上把,我下午早点走,到时候联系你。你看怎么样?”范江海问道。

    “那好,就这周五。”刘海瑞笑道。

    挂了范江海的电话,刘海瑞琢磨了一会儿,随即又给梁上波打了过去,既然周五要带着范江海去当面恭贺,那在此之前单个电话恭贺一下是非常有必要的。

    电话一接通,梁少波就透着喜气地说了声:“喂!”刘海瑞是用办公室的座机给梁少波打的电话,所以梁少波并不知道是谁打的。

    在刘海瑞报了名字后,梁少波笑道:“刘书记啊,自从你到了产霸区后,咱们可是好久都没见了啊。”

    刘海瑞笑道:“我现在一天忙的要死,你也知道现在区里的什么事儿都要我来抓,这不前几天刚把污染的事情给解决了,但手头上杂七杂八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呢,今天听说少波同志高升了,我这不敢赶紧放下工作,给你祝贺祝贺。”

    梁少波其实也知道自己能够去高工区,是拖了刘海瑞自从请辞的福,这一点省里的领导和他谈过,现在又接到了刘海瑞的电话祝贺,就大笑着说道:“刘书记能力强,咱们一起培训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把好手,现在担任产霸区一把手,工作忙那是肯定的了。”

    刘海瑞笑道:“我也都是瞎忙,但再忙我这周五也要忙里偷闲,周五下午吧,我去市里,顺便咱们坐一坐,给你当面祝贺一下,你看怎么样?”

    梁少波知道自己能从省委组织部干部人事处处长一跃被提拔为高工区区长,要不是刘海瑞主动请辞,他是没有这个机会的,现在刘海瑞又打了电话过来祝贺自己,还说要当面祝贺,这让梁少波心里美滋滋的,随即就大笑着说道:“好,那咱们周五下午见,我们这也好长时间没见面了。”

    刘海瑞也跟着笑了笑,正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范江海,随即就说道:“少波啊,问你个事啊,高工区现在各部门的一把手到位了,但是一些像宣传部等一些部门的副职还没有具体落实下来吧?”

    范江海是个聪明人,知道刘海瑞这么问一定是有目的的,于是就笑呵呵地说道:“是的,我也是才接到通知,看了一下花名册,一些副职要从市里和省里的单位慢慢抽调,非编制人员的话会从社会上招聘,毕竟组建新区政府机构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只能慢慢的补充了。”

    刘海瑞一听这话,就趁机说道:“少波啊,我给你推荐个人吧。”

    梁少波猜到刘海瑞就是这个意思,于是笑道:“没问题,你刘书记推荐的人,能力肯定没得说。”

    刘海瑞笑着说道:“这个人是我朋友,和少波你也是熟人了,是咱们省委宣传部的范科长范江海,你看你能给在你们高工区安排个宣传部的副职吗?”

    梁少波听了刘海瑞的话不由得一怔,他原以为刘海瑞只是想推荐个亲戚朋友来高工区当呢,没想到他推荐的是范江海,而且一推见就是副部长。虽然说高工区的领导职务都是要市里市里和省里派下来的,但是梁少波现在顺势坐上了高工区一把手的交椅,如果他要市里和省里要某个人过来,那市里和省里肯定会酌情考虑的。而且只是来做个副职,倒也无所谓,只要不担任区属机构的一把手就行。

    既然刘海瑞开了口,那梁少波也不希望为了一个副职得罪了刘海瑞这个当红炸自己,于是便笑呵呵地说道:“我这边没问题,只要省委宣传部那边肯放人就行。”

    刘海瑞见梁少波很痛快的答应了,就忙笑着说道:“那就多谢梁区长了,省委宣传部那边我再去说说。”

    给梁少波打完电话,刘海瑞又拿起手机给范江海打去了电话,电话接通后,刘海瑞直奔正题地说道:“江海啊,我刚才和梁区长通了个电话,把你的事情给他说了一下,他那边是没什么问题,可以给你在宣传部安排个副职,现在就看省委宣传部那边愿不愿意放你了,这样吧,你尽快找省委宣传部的领导说一下,疏通疏通关系,如果上面能放你,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范江海一听刘海瑞已经帮自己疏通好了关系,当即激动地说道:“好,好,刘书记,我……太谢谢你了。”

    刘海瑞笑道:“客气什么呢,还有以后别总是一口一个刘书记的,咱们这都是老熟人了,多见外啊,就叫我名字吧。”

    “这……不行,绝对不行。”范江海忙说道。

    刘海瑞呵呵的笑了笑,他和范江海是在省委组织的培训班上认识的关系,现在他的发展已经超出了范江海几头,让他直呼自己的名字显然是不可能,对于这一点,刘海瑞也没有过多强求,顺其自然吧。

    和范江海打完了电话,刘海瑞放下手机点了一支烟靠在老板椅上慢慢的吸着,心情感觉舒畅多了,最近的一系列破事儿总算是忙的差不多了,范江海的人情也还了,高工区也打算不去了,环保局长的人选也定下来了,也该是好好放松一下的时候了。

    这天下了班之后,刘海瑞哪里也没有去,就早早回到了住的地方,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还不等范滨滨回来,心血来潮的他起身就脱掉了外套,挽起袖子钻进了厨房里,亲自下厨做起了晚饭。当初刚来产霸区那会儿,他经常还会自己下厨做饭吃,最近这两年由于职务晋升后工作繁忙,一来是没有时间,二来也是没有那个心思了。

    一头扎进厨房里,刘海瑞就开始操着炒勺开始张罗着炒菜做饭了。七点多的时候范滨滨打开房门进来,就听见厨房里传来了炒菜的动静,她还以为是妹妹范嫣然今晚从学校里回来了,将外套挂在衣架上,换上拖鞋就朝厨房里走去了。

    一来到厨房门口,范滨滨不由得大吃一惊,发现原来是刘海瑞在厨房里正很熟练的炒着菜,一板一眼还挺有模有样的,一看就不是生手。

    “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呀!”范滨滨站在门口不由得笑着打趣了一声。

    刘海瑞听到声音,回过头去一看,就见范滨滨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衬衫正依在厨房门口,双手抱在胸前,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没想到吧?今天我给你露一手。”刘海瑞得意痒痒地说道。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范滨滨看着刘海瑞那熟练的动作,心里不由得更加对这个小男人好奇了起来,没想到他真是深藏不露。

    “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刘海瑞真是说他呼哧他还喘,一边说着话,一边手里晃下翻动着炒勺,正说着炒锅里的一滴热油飞溅上来,不偏不倚的溅到了眼睛里,就见他立即‘啊’的大叫了一声丢下炒锅捂住眼睛蹲在了地上。

    范滨滨原本还想再恭维一下他的,见状连忙上前去一边拿开他的手一边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油溅到眼睛里了。”刘海瑞郁闷极了,在心里暗自骂了一句‘奶奶滴’原本还想在女人面前想展露一手呢,结果却事与愿违了。

    范滨滨看着他呲牙咧嘴的样子,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随即伸手小心翼翼的翻开他的眼皮,往里面轻轻的吹了吹气,那带着香味儿的气息扑面而来,顿时就让刘海瑞像是忘记了眼睛里火辣辣的疼痛一样。

    “你去外面坐着吧,我来炒菜吧。”范滨滨见情况不是很要紧,就拉着他站起来,将他推出了厨房,抄起炒锅接着炒菜了。

    刘海瑞郁闷地揉着眼睛走到沙发前坐下来,试着眨了几下,好在没什么大概,过了一会儿就可以睁开了,看着厨房里范滨滨的背影,脱了外套后身上就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条纹衬衫,衬衫下摆束在修身的西裤里,身段衬托的挺拔极了,那屁股蛋儿显得圆润饱 满,盈盈一握的小蛮腰随着炒菜的动作而一扭一扭的,这种曼妙的背影看的刘海瑞忍不住就色心大发,加上今天的心情无比舒畅,顿时就动起了歪脑筋,想起和范滨滨造爱时她那种夸张动情的呻吟,那声音软绵绵的,柔弱无力一样,在耳边清唱着,让人的神经都能激发出热情,一想到这里,刘海瑞的情欲便油然而生。

    他便悄悄站起来,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站在了正在扭动着屁股炒菜的范滨滨身后,然后从后面双臂绕过她的腋下,直接握住了前面的两团高耸。

    “啊!”范滨滨惊叫了一声,然后扭过头来白了他一眼,嗔骂道:“炒菜呢,干什么呀!”

    “我们是不是好几天没那个啥了?”刘海瑞坏坏地伏在她耳边吹着气说道。

    那热乎乎的气息弄得范滨滨耳根一阵痒痒,浑身也随之敏感的颤抖了一下,手里继续波拉着炒锅里半生不熟的菜,一边有些微微带喘地说道:“等一会儿吃了饭再说吧。”

    “不行,我现在就想得不行了。”刘海瑞霸道地说着话,一只大手在她胸前的柔软上揉搓着,虽然是隔着衣服和胸罩,但那饱 满充实的手感还是提起了他无尽的望欲。

    成熟 女人的胸部是很敏感的,即便是隔着衣服被刘海瑞的两只大手那样轻轻的揉搓着,范滨滨那颗芳心就已经开始躁动了起来,手里翻动着炒勺的动作也变慢了下来,呼吸逐渐变得紊乱,身子情不自禁发软的靠在了刘海瑞的肩上。

    感觉到范滨滨的身子酥软了,刘海瑞就腾出一只手拉着她的一只手来轻轻贴在了自己那涨涨的宝贝上,范滨滨娇羞地看了一眼刘海瑞,然后又转过头去,那小手感受着他那肿胀的宝贝在一跳一跳的。

    刘海瑞干脆将裤子拉链打开,将那肿的有些发痛的坚硬解放了出来,那宝贝便马上得到放松一样对着范滨滨的大屁股点头行礼了。

    不用刘海瑞再引导,范滨滨的玉手就轻轻握住了它,随着刘海瑞那双手在他胸前揉搓而有节律的**了起来,手里的炒勺也放在了灶台上。

    “亲它。”刘海瑞抚摸着她的秀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范滨滨便乖乖地转过身来俯下身子,蹲在灶台下面,张开了樱桃小嘴含住了刘海瑞那昂头挺胸的大宝贝,再吐出来,然后用舌头转舔了几下,弄得刘海瑞舒服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随手关掉了煤气灶。

    “继续。”刘海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一只手大手便顺着她的领口探了进去,摸索着她那柔软的圆滑。

    范滨滨将刘海瑞的宝贝整个吞进了嘴里,嘴巴被塞得满满的,紧紧地含着,再上下吐弄着,刘海瑞舒服的直想叫出声来,用手指拨弄着范滨滨胸前的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