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别离曲,请战(第1/2页)盛世谋臣

    北汉皇宫深处,幽静的小筑里琴声幽幽。宁谈坐在房间里,古朴的琴弦在他指下流出琤琤琴音,不知为何让人感到有几分淡淡的忧伤。永嘉郡主进来便看到宁谈有些清瘦的背影,正背对着大门坐着悠然地抚琴。脚下不由得一顿,这样静谧安宁的感觉,即便是她这样生性活泼热闹的人也有些不忍打扰。琴声一停,宁谈回过头来,看向她道:“永嘉郡主?”

    永嘉郡主俏脸一红,道:“进宫来探望皇嫂,路过这里的时候正好听到琴声就进来了。我打扰先生了么?”

    探望皇后怎么会从这里路过?宁谈淡然一笑,没有去揭破她有些拙劣的谎言。淡笑道:“无妨,横竖我也没有什么事情。郡主请坐吧。”

    果然还是打扰了么?永嘉郡主有些难过,但是听到宁谈的邀请又有些欣喜,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宁谈对面坐了下来,好奇地望着桌上的琴,道:“先生这里好清静,平日里先生就只是弹琴看书么?”宁谈但笑不语,永嘉郡主心中有些忐忑。说起来,虽然她倾慕跟前的男子已经很多年了,但是她其实并不了解他。似乎在她的印象中,宁谈永远都是那个幽静小筑中独坐的清瘦身影,和偶尔从花园中路过时看到的白色背影。在这北汉皇城中,宁谈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似乎除了跟琴棋书画相伴,他什么都不需要。这样的人完美的让人觉得仿佛不像是活人,而是世外不食烟火的神仙。或许也正是这样一份神秘和虚无缥缈,才更加让她甘愿一直沉醉不肯移开眼睛。

    “我是个粗人,还是不能想象先生这样的日子。先生不觉得孤单么?”永嘉郡主忍不住问道。

    “孤单?”宁谈挑眉,淡淡地摇头。

    似乎无法可说,永嘉郡主有些失望地在心中想着。已经被拒绝了一次,她也是在没有勇气再问第二次了。如果宁谈依然拒绝她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如何自处。还不如就这样吧。就这样偶尔坐着一起喝一杯她永远也喝不明白到底哪里好的茶。

    沉默了的喝完一杯茶,永嘉郡主起身告辞了。宁谈也不挽留,只是平静地看着她离去,最后淡淡道:“墨竹并不是适合郡主,郡主以后还是换一种香料吧。”

    永嘉郡主没有回应,快步走出了小筑。站在院外,回头望着门里白衣男子清瘦的背影,永嘉郡主抬眼,忍不住泪流满面。不一会儿,房间里琴声再一次悠悠响起,永嘉郡主勉力一笑,踏着悠悠地琴声漫步而去。很久很久以后,永嘉郡主方才知道这首曲子名字叫《别离曲》,而从此以后,她也真的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素衣抚琴的寂寞男子。

    霄城

    将军府里,沐清漪与莫问情对坐着在树下下棋。容九公子坐在不远处靠着椅子懒洋洋地晒太阳,但是只要看到他不时微微动一下的眼睛和脸上一闪而过的煞气就知道他并没有睡着而是不知道在心里琢磨什么坏事。沐清漪抬起头含笑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对莫问情道:“这段时间辛苦子渊了,如今霄城的疫病已经开始好转,子渊打算回皇城去么?”

    莫问情摇摇头,抬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北汉。”

    虽然说药王谷素来不问天下事,但是莫问情愿意跟着他们一起去北汉,这本身就已经表明了药王谷的态度了。天下名医,十之六七出自药王谷。而有了莫问情的表态,势必会有更多的名医加入西越军中。大夫虽然对一场战斗的胜利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优秀的名医在长期的战争中对于军队的实力确实必不可少的重要存在。有了他们,将会有更多原本可能会因为伤病而死的将士重新恢复,再上战场。

    “子渊,谢谢你。”沐清漪诚恳地道。莫问情轻哼一声没有答话,低头平静地落下一子。

    “陛下。”南宫绝带着南宫羽快步走了过来,恭声道。容瑾睁开眼睛,看着南宫绝道:“南宫将军,何事?”南宫绝朗声道:“启禀陛下,北汉援军不日必将到达,老臣请旨领兵出战。必须在北汉援军赶到之前歼灭霄城外面的北汉兵马,重新夺下牧云城。旁边的沐清漪和莫问情双双抬起头来看向南宫绝,只见南宫绝一脸坚定,单膝跪倒在容瑾跟前,“老臣请战,请陛下恩准。”

    容瑾蹙眉,“大将军身体好了么?”

    “老臣已经完全康复。”南宫绝道。容瑾挑眉,看向莫问情。他虽然也有出兵的打算,但是这一次却着实没有打算用南宫绝。至少夺下牧云城之前南宫绝还可以修养一阵子,但是不知为何,南宫绝似乎显得格外的迫切和坚决。揉了揉眉心,容瑾道:“南宫将军,若是因为之前从牧云城撤兵的事情你完全没有必要感到自责。那样的事情,就算是朕也无法避免。你曾经夺下了牧云城,就已经代表了你的实力。”其实南宫大将军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